dear_scum

啊?

【楚留香】妄想各门派幼年体的试营业



备注:内含活蹦乱跳小道长,冰山本冰小华山,哭包暗香,云梦萝莉和原有的小和尚和小沧萝


『你这华山小子,一点意思都没有!』缩小版的同尘袍穿在小道长身上,颇有些仙童味道。


小道长对面是个抱着长剑的小剑客,冷冰冰一张脸,师父亲赐的剑比他还高上一尺多,肥嘟嘟的脸贴在剑鞘上,咯出了一道红印。


小华山的沉默并不能浇灭小道长的热情,换了个胳膊搭拂尘,他好奇的瞧了几眼怀中剑。


武当幼体的弟子并未背负剑匣,他们以气成剑,故先练气,先寻道——这是萧掌门的说法,『谁知道怎么回事,今年收的小弟子全和萧居棠那小子兴趣相投。』小道长模仿着黄乐师兄痛心疾首的语气和表情,换来了云梦家的小姐姐的摸摸头。


说是小姐姐,其实也就是长的高了点,淡蓝色小裙子下一双长腿,脸蛋软的像是棉花,看上去是被师姐强制梳了双马尾,强拗的严肃表情变得更加没有说服力。


暗香的小孩子抽抽搭搭,被自家的关展眉姐姐拎着围巾扔过来,抱着双刀凄凄惨惨的和不说话的小华山挤成一团。


『阿弥陀佛。』小和尚向暗香师姐行了礼,刚到的沧萝没什么门派包袱,喊着小姐姐就冲上去求到了抱抱举高高。


擦干净眼泪的小暗香眼看着师姐被抢走又要泪崩,小云梦迅速按下小华山拔剑的手,自己敲了一灯笼上去,『停,你再哭长大一定会后悔的。』


华山脾气不好的狼崽子瞪着云梦自然而然落在自己头顶的手,很凶狠的用头拱了拱她的掌心。


日常怀疑自己和雪山上那个门派抱错弟子的黄乐师兄一把握住小道长的道冠,三两下镇压了反抗,嘲笑的笑容还没来得及露出的小暗香被关师姐以同样的提围巾的姿势拎去了训练场。


沧萝趴在师姐怀里看着那厢的少林师兄弟对念阿弥陀佛代替交流,一阵香风,白发的祖师蹲下来,抱起小云梦的同时还不忘戳了戳被揉乱头发的小剑客。


门派的孩子如潮水一般各自离开,只剩下华山还抱着剑留在原地。


用剑的人如中原一点红、薛衣人,是剑令他们孤独,又是剑带走孤独。


一点都不孤独的小华山终于等来喝醉了酒的齐无悔师兄,他难得露出了一个笑脸,又在风无涯姗姗推着轮椅到达的时候,切换成了哭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