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_scum

啊?

【AC/WD】重伤与一个吻[Aiden×Desmond,一发完,这回是糖]

我爱狗哥的绿眼睛[。]




戴斯蒙三个小时之前信誓旦旦的保证会准时来到艾登的避难所陪他过生日。

三个小时后他拼死甩掉追兵结果信仰之跃的时候被一发子弹打偏了抛物线。

如果我有血条的话,现在槽里一定只剩百分之一,简直神控血!戴斯蒙一边不着边际的这样想着,一边按住不仅戳进肺里还划来划去的肋骨。

此刻的血统让他还能站起来扶墙逃离现场,不至于像个摔断翅膀的鹰无力躺在原地被Abstergo那些人捆绑play。

It's so hurtttttttttt!!!

比当年朱诺那事时还疼!戴斯蒙眼前一黑,又连忙抠住墙壁。

不能攀爬不能跑步,而且他已经迟到了,如果不抓紧脚步估计艾登又要三天不理他——你说这个老年人怎么这么幼稚!

想起艾登,戴斯蒙傻笑一声,认命的抬起没摔断的右腿,换上左手捂着被一发入魂的腰侧,并庆幸夜色掩饰让他白衣服上的血迹看起来像是泼上去的可乐——但愿吧。

眼前的画面黑一阵白一会的,最近的避难处也要穿过两条街。

可是戴斯蒙的情况非常糟,他甚至在跨过第一条街时看到了人生的走马灯!

他自意外复活后就回归到刺客组织里接受任务,并且芝加哥。

在这个过程中他遇上了私法制裁者,戴斯蒙还夸奖了对方的风衣比现代刺客装帅多了——结果后天就有一款定制的白色长款风衣被邮寄到芝加哥分部,兜帽依旧是刺客经典款,并且在大衣的领子上别着黑色的花纹神他妈复杂的刺客标志。

戴斯蒙大概是这个时候开始觉得老爹有点毛病,不仅因为这件衣服署名来自威廉导师,而且这人后来把刺客服全改成了中长款。

儿的智障呦。想到这些,戴斯蒙又叹了口气,擦了擦冷汗继续挑战下一个街道。

真的没人来给我续下命吗?????戴斯蒙跪倒在避身处门前,彻底放飞自我翻了个身就打算这么睡过去。

好在迅速打开的门阻止了这个危险的想法,艾登那双一瞬间盛满怒火但漂亮极了的绿眼睛也让戴斯蒙心虚的咽了咽口水。

“你又没拿手机,也没有让我支援。”

“上次你说逃跑是一种战略性撤退,怎么现在自己开始逞英雄了嗯?”

戴斯蒙在艾登的怒火下瑟瑟发抖,但他依旧瞪着自己那双干净又纯粹的眼睛认真的说,“Abstergo为了伊甸圣器可以丧心病狂,但你不是刺客我不能让你涉入这种危险中。”

然后艾登就给了他一拳,正中肋骨,对就是那跟插进肺里的——现在戴斯蒙感觉它已经贯穿了肺部直冲着心脏去了。

“咳——”

“危险???我他妈早就牵扯进来了!!”

“我为了谁啊?你他妈知不知道我为了谁?!”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小臂那一大段的烧伤是怎么来的吗!?一个人拯救世界很伟大?!”

“你只不过是在不停的强行完成每一个任务!!然后再把自己弄成一副可怜相!!!”

生起气来的艾登毫不讲理,什么伤人的话都往外吐,不过戴斯蒙这些年还是头一遭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一般艾登只会一甩棍扔过来。

刺客感觉他如果继续放弃治疗,那些充斥他口腔的血水和里面夹带的内脏器官将会成为他的第一死亡证据。

“咳咳咳咳……老兄……你低个头……”戴斯蒙扯了扯艾登的裤腿,等对方那双漂亮且完美的绿眼睛变得近在咫尺时,一鼓作气的冲着他的嘴唇吻了上去。

“戴斯——”从来没有和青年有过这样动作的黑客全身僵硬,还没等他心中升起更多的欣喜,就为舌尖在对方口腔里触碰到的碎块而惶恐起来。

讲道理戴斯蒙现在一点劲都使不上来,更别说与艾登激烈热吻,他这样做一是平息艾登的怒火顺便告个白,二是让对方确切的意识到自己是个快要狗带的人。

求你,打架上床都放到一边,先给我续个命!

在用眼神传达这样的信息后,戴斯蒙就安心的晕倒在年长者宽厚温暖的怀抱里。

失去意识前他还感慨了一下艾登嘴唇的柔软,早知道就早点耍流氓了。

还有那双绿眼睛,天哪,死在里面我都愿意!

日常痴汉任务完成,戴斯蒙只需要在梦中度过取子弹洗伤口矫正肋骨等一系列痛苦,然后醒来继续接受艾登魔王的怒火,就可以继续他们第一次那充满血腥味的热吻。

评论(32)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