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_scum

啊?

【AC】未能逃[Desmond中心,一发完,非AU]

每天一虐呆子萌[1/1]




[你生了病]

[你每天早上睁开眼睛,都会忘记之前发生的所有事情]

[不要相信任何人]

[不要相信任何人!]

男人放下这张充斥熟悉字迹的纸条,抬起头看向面前反射着自己面容的大门。

他的大脑一片空白,没有任何能供他参考的记忆。

他困在全是纯白的房间里,在这唯一的椅子上正襟危坐。

标准的出口在他眼前,但精神上的疲惫却让他不想站起身离开这里。

[走吧]

有看不见的手轻轻推了推他的肩膀,男人终于顺着力道向门走去。

门后是一条冗长的甬道,他能看见的部分还是一片白茫茫,再远却成了黑色。

他试探性的向里走去,却被墙上突然出现的字吓了一跳。

男人凝神看去,前方的白色墙壁上也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字迹。

第一步迈下,那旁边写着[你的名字是戴斯蒙德迈尔斯。]

戴斯蒙茫然的摸了摸自己嘴角的疤,却也欣喜于记忆里终于出现了自己的名字。

[你本该是一名耕耘于黑暗服务于光明的刺客,可你在训练过程中逃跑。]

[你不幸被敌方抓走,他们强迫你用一台机器回顾祖先的记忆。]

戴斯蒙突然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因为墙的下一个部分上只写着三个大字,[阿泰尔]

而当他再往前走时,却发现一层看不见的墙挡住了路甚至往后退也是一样。

不过戴斯蒙并不觉得恐惧,好像潜意识告诉他这里没有任何东西需要惧怕,而且他也没有任何东西能失去了。

被困后不久,这片小区域的景象终于有了变化。

周围的甬道全部像玻璃一样被打碎下落,直到只剩下戴斯蒙曲腿靠坐的那片区域,其他的都变成了纯黑的深渊。

又过了一会,在这深渊里亮起了白色的残影。戴斯蒙目不转睛的盯着,努力分辨出对方的身形。

一个带着兜帽穿着白袍的……刺客?

戴斯蒙为这个结论而怔愣,却不成想那个一直奔跑着的身影却向他冲过来了。

“戴斯蒙德迈尔斯!”

是的,这是我的名字。戴斯蒙这样想,却依旧坐在原地歪头看着对方。

白影的身体逐渐变的清晰,最终形成完整的个体。

“回来吧。”

阿泰尔……大导师。

记忆序列被瞬间解锁,戴斯蒙认出对方是第一位他在Animus上扮演的祖先。

这名大导师拿出包容的表情,走到戴斯蒙面前。他似乎想要把他拉起来,但挡住戴斯蒙去路的屏障同时也挡住了他。

戴斯蒙向后退了退,即使记忆和潜意识都告诉他眼前这是一位伟大又成熟的刺客。

[你不能相信任何人]

“再见。”

男人感受到前方的路已经畅通无阻,但离开之前他选择先隔着屏障和这位祖先手掌相对。

“心宁平安,兄弟!”大男孩笑的眼睛都眯起,学着记忆里的样子送上一句怪异的问候。

碎掉的甬道开始重新拼接,白色的碎片从黑暗中横切而入,密密麻麻的冲向戴斯蒙的前路。伟大的导师陷入沉默,只能目送着年轻人的背影离开,并在洪流的冲击下迅速消失。

戴斯蒙继续向前走去,或许到了尽头他就能找回全部的记忆。

[那台机器让你出现幻觉,让你学会了祖先的刺客技巧,让你陷入一个骗局]

[不久你被现代刺客救走,然后被架上另一台利器]

What???

以为当年的自己终于解脱的戴斯蒙翻了个白眼。

[艾吉奥]

又是人名。

戴斯蒙甚至都懒得再去试探前路——肯定又被困住啦!

果然不出所料,甬道又一次崩溃,残影也再次出现。

意大利的刺客装真不朴素。戴斯蒙看着幻影身上的华丽衣服有点咋舌。

“我是艾吉奥奥迪托雷……”意大利男人的尾音无意识的缠绻,不处于战斗中的双眸看起来深情极了。

“死亡太早接走了你,孩子……”

“回家吧!”

[别相信任何人!]

“不,谢谢。”

“愿死神也夺不走你战甲上的勇气!”

又恢复了一大段记忆的戴斯蒙学着意大利人那骚包的腔调送上祝福,并主动走近屏障好让对方能行一个标准的离别吻。

“这东西可真凉——”艾吉奥的抱怨淹没在又开始重组的碎片里,戴斯蒙低头看了看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黑色的卫衣,自然的把兜帽戴上,继续向前走去。

[通过记忆,你们找到了通关的道具,发现了下一关的谜题。]

[你亲手杀死了一个叛徒,顺带一提,你挺喜欢她的。]

戴斯蒙莫名开始期待起来下一面墙上写着这位叛徒的名字——也许他们能互相道个歉原谅对方呢?然而事实让他失望,以后的文字都再没提起过这位叛徒小姐。

[你陷入昏睡,并被同伴放入机器的安全模式下]

[在那里你遇见了我,克莱]

[我帮助你整理好所有的记忆,虽然出血效应我依旧无能为力]

[反正大家都会被这个折磨死的]

克莱?戴斯蒙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个笑起来很欠揍的男人,但一头金发好看极了!

[你们去找新的道具,老天无眼也让你们找到了]

[那破女神强行让你再次进入Animus,去见她为你准备的又一个可怜人]

[康纳]

讲道理这人的胸围得有B了吧。戴斯蒙目瞪口呆的看着一个皮肤偏黑满脸严肃的狂战士迅速站到他面前。

两个大男人就这样互相对望着,什么也不说。

“戴斯蒙德……”

“请记住自由的信仰。”康纳丢下这句话,又附送了一个意外看起来傻气却谜之萌的笑容后,就离开了。

戴斯蒙整理好这一段荡气磅礴的国史记忆,露出笑容继续向前走,最开始在入口看到的黑暗随着他的靠近不断后退,露出它们掩盖住的记忆。

[后来的故事有点老套,总之你为了拯救世界决定去死]

[比我好很多不是吗?]

[死后的你发现自己困在了Animus里,并拥有了构成背景的能力。]

[在你把所有的脑洞都试过一遍后,你选择玩一个游戏]

戴斯蒙打了个哈欠,估计现实世界已经是半夜了。

[你分离自己的记忆,并让我来保管]

[你构造了一个大房间,和一条曲曲折折的走廊]

[游戏开始了,却多了一些不正常的存在]

戴斯蒙一下就想到了那些想要带他出去的先祖们。

[可能是有一大群人想让你快点回去吧]

戴斯蒙下意识觉得这句话语气一定是凶巴巴的。

[走到这里,已经是一天过去了,你该睡觉了,戴斯蒙德迈尔斯]

[现在,抄下右方墙壁上的字,然后拿着他走向通关处吧]

戴斯蒙乖乖照做,他感觉自己心情很好,因为大脑里的详细而又离奇的记忆让他觉得自己已经活过来了。

他走向了那团光芒。


男人从梦中惊醒,发现自己正处于一个纯白色的房间里,而唯一的一把椅子在他的屁股底下尽心尽责。

他拿起一张纸条,然后茫然的看向那扇泛着光的大门。

[你生了病]

[你每天早上睁开眼睛,都会忘记之前发生的所有事情]

[不要相信任何人]

[不要相信任何人!]

纸条上用着熟悉的笔迹写着这些话。

男人认真的记下,起身推开了门——

评论(4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