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_scum

啊?

【AC/WD】#AD钙奶好#一如我知,二如死亡[Aiden×Desmond]



艾登知道那个酒吧的小酒保对他有点意思。

这结论倒是他观察得来的,不过讲道理,这个叫做斯德迈森的小伙子有些时候单纯的都让人担心。

虽然能轻车熟路的撩拨靠在吧台喝酒的妹子,也能在看见私法制裁者时动作利落的溜开,但在艾登眼里,这个人实在太好猜。

身手不错,衣服下的肌肉线条匀称流畅,以他这个年纪来说,这么长时间在酒吧工作,不是离家出走就是父母早亡。

对方的手机艾登在第一次见面就骇进去检查了一遍,记录里除了酒吧老板的号码其他一片空白,瞄了这么一眼,艾登就立刻安装上后台软件并退出了对方系统——这孩子知道了他的身份,必须强加一些无关痛痒的监视来警告。

斯德迈森并不是一个gay,这点倒是确切无疑,毕竟艾登看见过很多次他和年轻姑娘调情的样子,不过是因为没什么乱搞的心思终止在开房这一步上。

艾登和斯德迈森第一次见面不太友好,私法制裁者刚冒险近距离使用硫弹而得以逃脱一场战斗,可能是汽车的飞溅的碎片把他的腹部划出一个很大的口子,虽然没彻底断开皮肉,但出血量可观。

制裁者又使用了大停电才能拖着已经开始僵硬的身体趁乱藏进酒吧的后门附近,却不小心撞到了被使唤去检查电箱的小酒保。

艾登状态很糟糕,失血过多的症状比他想象中来的更迅猛,冷汗浸湿了他的口罩,即使他再努力瞪大自己绿色的眼睛,也没办法让眼前的重影合二为一。

小酒保本来的动作是迅速后退,但瞥见了男人身体的细微颤抖后,当机立断的蹿过来撤掉男人的帽子和口罩然后强行让对方靠着自己,没等艾登反应过来,年轻人就摆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生动表情数落着他“你怎么又醉成这样!还好我来了,跟我走!”

好演技。

艾登在心里不合时宜的称赞了一声,又胡乱的点点头算表示愿意配合。

年轻人架着他慢慢挪回大厅——虽然艾登觉得完全不必顾忌这点伤,然后又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对吧台里的同事解释了他的好朋友又烂醉在后台他得把人送去自己屋云云,随即动作又加快的上了楼梯——哦这可能是因为我连搭他肩膀的力气都没了,艾登迷迷糊糊的想。

那一晚伟大的私法制裁者没有牺牲还是多亏了斯德迈森有一辆速度很快的摩托车为他带回了酒精和纱布。年轻人为他包扎好后就一脸升天表情的瘫在艾登身旁,过了一会看艾登没昏过去就开始没话找话,“我没去找针线,没那技术我怕把你肚子戳烂所以就不缝合了……”

这孩子说话不怎么好听。艾登一边走神想着这些有的没的,一边手上迅速骇进对方的手机,安装上监视系统。

“嘿,拯救世界真的那么重要吗?”

艾登转过头眨了眨眼睛,绿色的瞳孔清澈极了。“拯救自己很重要。”男人说出今晚的第一句也是最后一句话后,就抵不过身体机能的强制休眠意识,沉沉睡去了。

只留下隐姓埋名的小酒保呆愣的盯着天花板,连眼睛酸到泪水流下都没感觉到。

自那以后艾登在酒吧附近安置了一个避身处,在伤好之前他暂缓了追踪任务,每天用枪和手机解决几个嫌疑犯,晚上就去酒吧找斯德迈森调酒喝。

不过说实话,小酒保幽默感不错,和他聊天能很好的缓解自己伤势不便带来的焦躁,但骇客的敏锐直觉告诉他自己这个年轻人可能隐藏了一个不小的秘密,而且对方在CTOs上的履历是一片空白。

至于那个有意思的观察结论,是从斯德迈森开始在他面前回避女孩子,手忙脚乱,眼神闪烁得出的。

讲道理艾登活了这么多年,还是能看出一个纯情男孩的心理的。

私法制裁者肯定斯德迈森的感情,并无法说服自己心中那些小柔软不属于这个年轻人。

艾登并不打算直接回复斯德的感情,毕竟年轻人容易冲动,他只是偶尔会主动对小酒保拍拍打打,多数时间还是认真看着对方费尽心思的想让他开心。

他是如此有自信最终与斯德迈森的完美结局,却没料到对方也是个坑爹游戏的主角。

又一天晚上,小酒保反常的从外面回到酒吧,看到艾登还在等他,勉强提起兴奋的笑容上前拥抱了一下这位令他心动的男人。

“我真名是戴斯蒙德迈尔斯,很高兴认识你,再见”

年轻人真是稚嫩啊。艾登收紧双臂把对方的头颅再一次压到自己的胸膛上,安慰似的开口,“我帮你辞职,去迎接你的命运吧。”

戴斯蒙深吸一口气,无比庆幸那些圣殿骑士愿意让他进行善后,无比庆幸自己能成功演出一副如释重负的心情。

明明是灾难降临,戴斯蒙苦笑一声。不过还多亏艾登的影响让他逐渐捡回刺客的冷静与信仰,让他如今不至于像个菜鸟一样被突然绑架走。

“谢谢,后会有期。”

艾登目送他出了门,就转身去找酒吧老板说起辞职的事,所以理所当然的错过那个所谓去迎接命运的年轻人被蒙上眼睛,粗鲁的押进车里的样子。

那之后又过了好久,艾登对戴斯蒙的记忆却越来越清晰,对方时刻充斥戒备的眼睛,对方指节分明的手指,对方在酒保服下隐约能窥见的流畅身形,都让午夜梦回的艾登看着自己的身体产生出深深的自我怀疑感。

这相思病犯的严重,好在正主失踪了几年之后终于又一次进入到艾登眼中。

戴斯蒙瘦了太多。艾登心里无法抑制的有一点烦躁。年轻人脸色苍白,眼睛也更深邃了,不过步伐之间却比之前沉稳有力,精神状态可能有些糟糕。

艾登下意识的分析了戴斯蒙的状态,却又立刻注意到对方右手小臂上多出来的武器。

三小时后艾登眼睁睁的看着年轻人先是徒手爬上威利斯大厦,又摆出奇怪却帅气的姿势从上面一跃而下而毫发无伤。

不可否认伴着鹰鸣的极速跳楼让艾登心中多了些青少年才拥有的激动,但更让制裁者介意的是戴斯蒙疲惫不堪的神情和对方失去理智,压上来的躯体和嘴唇。

哦,我终于不用在梦里看见这个人了。

艾登像多年以前一样收紧手臂,只不过这回是将两具全身赤裸的躯体契合的更加紧密。

[暂时拉灯,以后补上XD]

等到艾登也舒舒服服的发泄出来,戴斯蒙戳着他这些年又新添的伤口,饱含不舍的说,“我直到现在都非常感谢你。”

“如果哪个世界没有你的我,早就被Animus折磨疯了……虽然现在也没好到哪去。”

“出血效应越来越严重,我甚至能不用Animus都能完整看完一小段记忆。”

“不过以后这些折磨也会离我远去了。”

“艾登,你当年说得对,拯救自己果然是很重要的。”

“赎罪嘛”

年轻人撑起身吻上艾登的唇,男人能清晰的感受到对方嘴角那处疤痕的存在,能清晰看到对方眼睛深处的小小不甘。

“以后碰上Abstergo公司,刺客组织是你最有力的帮手……”

“初次见面,我是一名刺客,戴斯蒙德迈尔斯,不日将会成为一名救世主。”在艾登手机上留下刺客标志的戴斯蒙又拿出自己独特的幽默感,那丝深埋的不甘也彻底消失了。

后来艾登才知道,那天晚上是这位28岁的年轻人生命的尽头。

他被邀请前去大圣殿,亲眼看着恋人的尸体倒下。

他日后黑进Abstergo公司,却只能盛怒的看着恋人被分尸研究的录像。

他结束一切仇恨后,却主动陷入这更大的困境。

“我是戴斯蒙德迈尔斯,这是我的故事。”

最终,已经完全力不从心的老人躺上Animus,看着恋人虚拟的面孔,听到熟悉的话,终于忍不住湿润了眼眶,无声无息的停止了自己的呼吸。

他曾经幻想回溯时光,祈求能救下一个九岁的小姑娘。

后来他祈求一切重来,去阻止一场绑架,能使某位英雄不至于满身伤痛的离世。

虽然这一切他都没能做到,但也没输的太难看吧。

“晚安,戴斯蒙。”

评论(27)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