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_scum

啊?

【AC】安息(Desmond中心向,cp太多或者无cp,一发完)

七夕贺文 for desmond

这是自他死后第九次被密涅瓦强制投放回现代。

前八次都为了给朱诺制造点麻烦,时间安排的很满,戴斯蒙甚至没来得及顺路去看一眼肖恩他们,哦顺带一提,金苹果让他死后成为了16号类似的存在。

他可以漫无目的的把自己浸在网络里,虽然没有一点与外界沟通的技能,但这正好让小刺客慢慢梳理他被Animus搞的一团糟的心理状态。

然而这一次似乎有所不同?

在又一次经历了被分离提取的莫名恶心感后,他站在了女神的面前,仰望对方垂在脸侧漆黑如鸦的碎发。

“戴斯蒙,出去看看吧。”先行者的眼睛里依旧什么情绪都没有,冷淡的好像是个精密代码构成物,“这一次人类可以看见你,可以听见你,可以拥抱你……”,密涅瓦停顿了一下,叹了口气,“你可以去任何地方……任何时间线,算是弥补被迫停留的28岁。”

哈哈。

戴斯蒙在心里无不夸张的干笑了两声,依旧保持死后的沉默,不发一言,并迅速走到光芒的尽头熟练的摆出信仰之跃的起跳姿势。

我需要什么?一个超级拥抱吗?

[死之前忘记告诉你了]

[我后悔当初逃出农场,我很想你,父亲]

没有戴斯蒙的世界变成什么样子了?

Nothing

肖恩迷上了中国历史,瑞贝卡开始尝试和一个生物学教授约会,现代刺客依旧力量薄弱,但好在世界范围内的小组们逐渐开始互相联系与帮助。

万物都在走向一个更好的未来。

看起来只有威廉消瘦了太多。

唯一的儿子为世界牺牲,贯彻了刺客的信条,弥补了逃跑的错误,看起来像是高考状元的完美答卷,但在戴斯蒙甚至所有刺客眼里不苟言笑,非常严厉的老比尔,他将自己关在门内,盯着美国小组最后的合照竟然老泪纵横。

他教导戴斯蒙学会刺客的必要技能,被迫缺席戴斯蒙十五岁之后的人生,然后几乎亲手导致了戴斯蒙的死亡。

这样做很对,非常对。

这他妈就是经典美国个人英雄主义,这他妈就叫为光明耕耘于黑暗。

没事的,老家伙,你就哭吧,这门锁是新换的,绝对没人能看见你这副懦弱的样子。

肖恩不也亲手摔了那个戴斯蒙吐槽过长得太丑的杯子,换掉了戴斯蒙不喜欢的咖啡口味,瑞贝卡不也整理出Animus所有关于戴斯蒙的数据,精准加密藏在深处。

所以你这个老家伙挤出几滴眼泪来,也算是为儿子最后的送行吧。

现代的刺客们逐渐收拾好心情,开始专心对付起圣殿骑士,时间疯狂一样流走,刚出了外勤的瑞贝卡和肖恩难得同时回到刺客新据点,并意料之外的看到更加严肃的比尔。

“嘿好久不见!”瑞贝卡首先反应过来,热情的冲上去和领导人来了一个结实的拥抱,并因此,偶然瞥到了他们三人身后不远处,那个静静伫立,无比熟悉的白色身影。

声带像是刚从最寒冷的西伯利亚地下挖掘回来,瑞贝卡握紧双拳几乎尖叫出来,“戴……戴斯蒙!!!!”

那个身影转过身,熟悉的脸庞,熟悉的衣服,只是那张脸上神情太过冷漠,这使得都反应过来的三个人再次愣在原地。

许久,肖恩打破沉默,小心翼翼的说,“呃……看在我为你扔掉那个杯子的份上……你该不会是回来报仇的吧……这也早过了头七了啊——”

瑞贝卡“妈的智障!!!!”

戴斯蒙依旧冷漠以对,已故的亡者脸色青白,嘴唇也是失去了色彩,依旧是那套生前经典的白卫衣让他整个人都像是正从黑白默片里走出来。

比尔眼神复杂的走上前,伸出手给了自己儿子一个充满歉意与想念的拥抱。“戴斯蒙,我为你骄傲。”救世主转动艰涩的眼球,静静的看着老人鬓角更加张狂的白发。

没关系,我也想你。

我很高兴,终于能让你骄傲。

戴斯蒙吞下这些想说的话,而只是换成了一个缓慢浮现的笑容,浅淡的,又好像带着点羞涩,专属于戴斯蒙德迈尔斯的微笑。

曾经的老友面面相觑,最终都打破生死的隔阂,凑上去一起将亡者冰冷的身体纳入怀里。

我的朋友啊,愿有人能引领你,走向安息的方向。

我的朋友啊,这牺牲了你所保留的世界真的很美。

我的朋友啊,我很想你,你怎么回来的这么晚又突兀,我甚至没能准备礼物。

这诡异又短暂的重逢中,哪怕是口是心非的肖恩都迅速摘下眼镜掩饰性的狠狠揉了揉发红的眼眶,而被人类温暖包裹的戴斯蒙却依旧表情淡淡,好像死亡早已带走了情感。

“我……”

嘶哑的声音响起,这是戴斯蒙死后第一次发出声音。

我很想你们。

亡者依旧吞下这些煽情的话语,转而放弃了长久以来支撑他一直存在的执念。

原来我真的只是执着于一个超级拥抱?戴斯蒙轻松的想。

“再见。”

他这样说,并在这怀抱中逐渐消失。

安静无息的,就像当初第一次,刺客躺进Animus一样。

恍惚之间好像所有人都听见一声鹰鸣,白色的虚影从高处一跃而下,没有落进稻草堆,反是在半空中飘荡了起来,被风撕裂后又随它远去了。

[即使不是同一个时代]

[我们依旧想跟你说,戴斯蒙]

[你做的很好,心宁平安。]

“我猜你需要一个拥抱!”恢复年轻的艾吉奥转了个圈才走到戴斯蒙身边,不顾其他人阻止,一把把太过瘦弱的后辈抱起举高,大大的笑脸上堆满自豪。

“你是个好孩子,戴斯蒙。”伟大的导师阿泰尔接过戴斯蒙的手,像是猫一样将他拥入怀中的同时安慰似的蹭了蹭对方的脖颈。

“安心去飞吧孩子,海洋或许会让你有不同的感悟!”爱德华伸长手夹着戴斯蒙的脑袋给了他一个不怎么温柔的拥抱,寒鸦号的船长将大海的气息带给后辈,扶在戴斯蒙腰间的手又好像在告诉他避风港永将近在咫尺。

“愿无面神赐予你安息。”同样穿着船长服的美洲人仗着身高优势拍了拍亡者发顶,又给了他一个结实的拥抱。

戴斯蒙蠕动着僵硬的嘴唇,成功扯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这些性格各异的人,刚才凑到一起,就好像相识已久一样熟稔。

他们笑着,一个接一个的,大声唱着:

“走吧,我们这些死去的人。”

“走吧,先飞上天空,再潜进海里!”

“走吧,我们可以唱着歌!”

“走吧,是时候拥抱阳光了!”

鹰鸣撕裂天空,鹰隼们纷纷伸展开翅膀,护送着最前方那还年轻的白鹰生疏的克服气流,飞向安息之处。

[死亡将带来最终的宁静。]

[再见,Assassins]

评论(21)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