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_scum

啊?

圣徒之死【算作一种变相的群宣_(:з」∠)_炮相关cp向:476833074】

我们终看不透的未来逐渐清晰。

我们站在墓园中间,像是在为每一个自己举行葬礼,这一模一样的人,这一模一样的伤悲。

我听到风吹来的哀伤,轻悠好像浮萍。

我闭上眼,却想不起自己的脸。

——Geoffery Chaucer
【圣徒之死】

愉快的晚餐时光,Geoffrey轻巧一个转身带着食物躲过Ultron的飞扑,Stephen仰躺在沙发上指着对方大笑遭来了狠狠捶在肚子的一个啤酒瓶。

Mortdecai先生捻着胡子尖着嗓子嘲笑着一挥手打在了Jock的脸上,John对这一群人翻了个白眼转头继续努力劝着Will喝酒。

Silas静静靠着门旁的墙坐在地板上,整理着新的袖扣的Gangster随手戳了戳正在转换成实体的Jarvis。

Peter一挥球拍将网球拍到Vision的披风上,并穿透了对方的身体打在刚起床的Max的脑门上。

经过的Nicholas怜悯的看着并顺手递给了Silas一个垫子,Tony高高站在桌子上往下蹦而且死不承认自己喝醉了。

Michael打开门面带悲悯,紧跟其后的Priest拉低帽子,嘴唇抿得很紧,露出的手的皮肤上布满黑色的咒文,带着几分不祥闯进每个人的视野。

Silas猛地站起来,望着Priest欲言又止。

后者只是更加放低视线,向大门口走去,Vision抢先一步在门前缓缓落下,将一件小巧的联络器放在Priest的手上。

远方似乎传来野兽的嘶鸣,这几个人,像是在送别一个不归的孩子。

【Priest在一片夕阳中上路了,骑着摩托车,穿着黑袍,我想他的腰上一定别着他的圣经与匕首。他走了,似乎就这样轻易带离了自己的一切财富。】

诗人放下了笔。

吸血鬼的巢穴比以往更令人心生胆怯,Priest将车停在一个洞口,防风镜下的眼睛终于有了些情绪,却无关畏惧。

他长吁一口气,将匕首提在手里,对同时到达的同伴点了点头,一起向不同的洞口窜进,

黑衣的教士们在胸前画了十字,他们将会为了主下达给他们最后的指令竭尽全力——屠尽吸血鬼!

Priest小心翼翼扶着墙,手套上沾了吸血鬼的呕吐物,他皱起眉抬起手嗅了嗅。

带着血腥气的粘液。

头顶滴下几团半透明的液体,Priest当机立断将匕首反手刺向上方,冰冷的血顿时溅了一身。

走通岔路意外汇合的同伴拍了拍Priest的肩,先行在前方开路。

数十年的训练滋生了一种代替言语的默契。

【嘶——】

吸血鬼的怒吼声从不远处传来,两人的表情都一凛几步奔出这狭窄洞口,他们下方有几段高度差颇大的“楼梯”通向深不可测的底部,上方有相对狭窄的豁口,看门狗的尸体还静静躺在上方的通道上,一切如常。

“下去”

Priest开口并率先跳进深渊,黑色的袍子在身后像是弥漫开的黑雾。

“女王在下面!!!”

深渊里突然传来女性凄厉的叫声,还在检查各个洞口的教士立刻回头并跃向深渊,一串苍白的影子横空撞开教士,截住了对方的动作。

他迅速在空中调整好姿势脚蹬在壁上借力再次向深渊进发,白影又一次出现,只不过这一次教士失去了他的好运气,他的头颅在空中旋转,颈部清晰可见撕扯的痕迹。

Priest有所察觉的闭了闭眼睛,用右手在胸前画着十字,心中默念了一声“阿门”

深渊底部的空气令人窒息,闷热又刺鼻。Priest狠狠地皱着眉伏低了身体,却发现地上有石子轻颤。

破风声让他下意识转身格挡,对方的攻击却生生改了方向瞄准了Priest的手臂。

“扑哧”一声,尖锐的指甲深深嵌入骨骼,并势如破竹的继续切断了整个小臂。

在剧烈疼痛直达大脑之前,Priest挥腿踹倒了正欲离去的人。

那张脸刻在视网膜上,是他那个变成吸血鬼的同伴。

果然火烧无法带来致命的伤害。

Priest颓然跪倒在地上,剧痛让他只能无力的喘着粗气,汗水流进他紧闭的眼中,痛苦的酸涩感却在手臂传来的疼痛中泯灭。

他疼的几乎尖叫,却只能发出令人心怵的痛苦喘息。

“My borther,这就是人类的脆弱,无论你接受了多残酷的训练,被切断手臂的你也只能像条快要病死的老狗一样喘着气!”

人形吸血鬼悠悠然爬了起来,一举一动都带着贵族的高雅,他用Priest掉在地上的匕首拖起人的下巴,病态的眼睛微眯,嘴里吐着尖酸刻薄的讽刺。

Priest艰难的抬起左手挥开对方的胳膊,眼前阵阵发黑。

人形吸血鬼毫不在意地将匕首扔在了他的脸上。

“嗤,感谢女王给你的恩赐吧,你醒来之后就会发现吸血鬼的神圣!”

心中的不安应验,狼狈的圣徒发不出一丝声音,失血和疼痛终于让他陷入昏睡,他却不再期待自己的苏醒。

黑袍被血沾染,地面上投下大片的阴影,吸血鬼的女王割开手臂的血管,罪恶的生物逐渐诞生。

只不过不管未知的宿命还是已知的蜕变的痛苦,Priest都无法感知到了。

他陷入一片深海,却能看到距离遥远的海面上的画面。

Michael凝重的表情和安慰的话语,从他们紧握的双手传递的黑色的咒文。

【这黑色的咒文无法保你平安,如果你真的变成了吸血鬼,它会直接杀了女王杀了你和任何与你的血液有接触的人】

【我们都无法直接插手你的世界的事情,所以很抱歉只能做到这些】

Priest向Michael鞠了躬表示感谢,湖蓝色的眸子满满映着对方的身影。

【已经足够了,我不怕受到遭害,因主与我同在】

Michael的神情并没有因这一句话而放松,他轻轻将圣徒揽入怀里,怜悯的亲吻了他的额头。

【愿主赐予你胜利的怀抱与神圣的姓名,我迷途的孩子】

Priest的意识又在这里截断,在一片漫长的黑暗过去后,它苏醒了。

女王已经腐烂的尸体,人形吸血鬼扭曲的表情,还有他恢复健康的手臂。

Priest还没有死,但他深知那并不会远了。

几分钟,几小时?

唯一的吸血鬼站了起来,这空气中弥漫的血腥气令他饥饿难耐。

眼前又似乎出现了很多幻觉,很单调,都发生在一栋房子里,都是关于那几个人的事。

Priest将身上的匕首与圣经都轻轻放在地上,然后跃上一块岩石,掏出兜里的通讯装置。

电流声在这空旷之地回荡,Vision的声音终于达到清晰可辨的时候,却再也没有人能给予回应。

赶来的Michael在放在地上的圣经面前挥挥翅膀,稳稳落了下来。不远处的岩石上有一摊黑色的衣物,有风吹进来,从袖口逸出晶亮的细沙壮的粉末,这些粉末随着风在Michael周身环绕,最后和他融为一体,成为那些缺失的黑色咒文。

天使不忍的闭了闭眼睛,展开翅膀飞向了天空中。

“愿主能赐你安眠”

他如是祈祷。

Vision带来噩耗,Michael送来不告之别,Silas将苦修带摘下扔进了壁炉,神父的吟诵传不到死人的耳边。

圣徒的葬礼令人沉默,Nicholas穿上神父的长袍,念诵着往生的谶语。黑棺下葬,白礼周全。

后来他们站在墓园,像是在参加自己的葬礼,这一模一样的人,这一模一样的伤悲。

后来我们的家溃不成军,Silas不知会不会再次成为别人的白色幽灵,Ultron不知还会和Tony他们打到何时,所有的人都离开后,这栋房子被卖给了一个小伙子,他领着一个漂亮的姑娘,长得很像Priest形容的他的女儿。

我们深感悲伤,却也只是悲伤,世界不会为此而停。

死亡终把我们分开,断了这几丝几缕可笑滑稽的关系。

Geoffrey轻轻吹干墨水,将这一页撕下并扔向了曾矗立过吸血鬼巢穴的空地。

风带着纸飞去,晶亮的细沙和着纸张飞舞,终不可见。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