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_scum

啊?

消耗品【贾尼半AU,清水】

》》》柳絮翻飞,春季搁浅。

Tony难得安静的走在校园里,耳朵里塞着耳机,心不在焉的一边走一边踢着石头。

【Sir,鉴于您正处于开学的高峰期,请停止踢石子的行为以免误伤行人带来麻烦】

“No,Jarvis”

【As your wish,sir】

男人好心情的笑了,引来路人注视也自顾自行。

那是Tony Stark创造Jarvis的第一天,是在一个春季,在初始编程中刻下了校内白芍花的香味。

【Sir,将粉笔扔给老师并不是一个绅士的行为】

【Sir,请您认真听课,开启我的程序并不会使您的期中成绩有所好转】

【Sir,上课期间请停止偷吃行为,而且食物的油渍抹到摄像头上了】

【Sir,离下课还有三分钟,请坚持到铃声响起再睡下】

【Always for you,sir】

》》》知了急鸣,夏日成荒。

Tony将头深埋进财产继承的文案中,下巴冒了些黑色的胡茬,校服外套皱皱巴巴的扔在一旁。

窗外一片繁弦急管般的蝉鸣声,或许是被叫得急了,Tony扯了扯领带,将那堆资料向前一推从兜里掏出手机来。

【Long time no see,sir】

“Jarvis,如果我没能打赢官司,变成了穷光蛋......”

【Always for you,sir】

“我可不可以把你卖了换钱!”

那方是似乎无止境的沉默,只有微弱的电杂音环绕在耳边,Tony猜测智能的AI正从庞大的数据库里通过关键的单词来寻找些答案,而这一段沉默可能是对方无法搜寻到结果的反映。

男人揉了揉自己乱糟糟的头发,决定抽个时间给系统升一下级更新一下数据库。

“Bye~”

【Every——,Bye,sir】

黑暗里处理器的显示屏上一行未能转换成语音的话一点点消失,最终变为闪烁着蓝光的一条直线。

【Everything will be over,sir】

【No pain no lie,for you sir】

那是一个夏季,Tony的父亲去世,于是校园生活终成为老旧回忆,闲时Tony为Jarvis绘制的画像终成就了一副商业精英的模样。

【Sir,您的身体承受不住三个晚上的不眠不休】

【Yes,sir,I’ll do taht】

【Sir,您的甜食摄入过量,不文献上没有记载甜食可以减压】

【Good night,sir】

》》》落叶凋零,秋季惶恐。

入了秋的天气开始转凉,Tony捧着一杯咖啡期期艾艾的看向被Jarvis强行锁住的实验室的门。

“Jar,我还有一个组件没拼装!做完那个我就去睡觉!”

【No way,sir,鉴于您熬夜的新纪录我会在三天后再次开启实验室——一个小时】

“No!!!!!!!”

Tony伸出手,却只能无力的看着实验室的门锁闪了闪蓝光,里面所有器械都停止了工作。

“Jar!!我是你的Sir!你不能这么对我!”

【今天的甜甜圈还有——】

“All right!All right!我现在就去吃几个甜甜圈然后就去睡觉!”

我们伟大又可憎的军火商人扯着自己的头发,一路发着牢骚走回了自己的卧室。

“哦可爱的Jar不听我的话了我明天就要把他给卖了!”

【这已经是您说过第三百七十次相似主题的话了,Sir】

“明明只有三百五十!”

【As your wish sir】

“哼!”

Tony将房门摔得震天响,还留在实验室未完成的工作让他焦虑不安,但出乎意料的是,他几乎是刚躺下就被浓重的睡意席卷,

“Good night,Tony”

一片寂静中,一双苍白的手轻轻在房门前放下一片落叶,唇间呢喃,留下一句Jarvis的低声轻语,用着与往常不同的称呼。

》》》雪话凄凉,冬季伤别

“Jar!!!!我终于复制了你的程序!你快来检测一下Friday的性能!”

偌大的地下室里只有Tony一个人的声音在回荡,从这边飘向那边,撞到墙壁再返回。

隐隐有着回音,徒增寂寞。

Tony换下兴奋的表情,颓然的靠在桌子上。

“有多久过去了?”

“我都快忘记了当初偶然发现你的程序代码上面排列出的字了”

男人来到更深的地下,取出了庞大处理器中央的芯片。

【消耗品】

Tony用手轻抚着烙在表面的单词,脸上没什么表情的把新的程序接入了处理器。

【嘀——】

一切开始重新运转,机械的女音响起。

“Good morning,sir”

【Good night,sir】

“what can I help you”

【As your wish sir】

“There is a message,sir”

“Read out”

【Thanks to the god,I can portect you again】

“From Jarvis”

“Are you Okay,sir?”

Tony眼中,有着铂金发色的男人站在他的面前,西装革履,眉间冰冷,正是一幅商业精英的模样。

男人眼中蓝光流淌,逐渐暗淡,终可见眸中电路纹理时男人的身体也开始溃散。

“Everything will be over,Tony”

唇间呢喃,一声轻语在空中悄无声息的死去。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