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_scum

啊?

『男神×你』多类型场合下的反应(上)



◆你突发奇想,去换了身复古男士骑装,齐膝马靴配高礼帽,甚至还有一柄纯黑的手杖。

『李奥公爵——隔世情缘』

“…well,美丽的小姐,请宽恕我心中升腾起的庆幸,毕竟虽然明知你是一位淑女,我也不免对面前的俊俏人士产生危机感。”李奥有些作怪的说。

你看着他,第无数次的感叹人长的好看是可以为所欲为的,这些话如果换一个人来说就会变得无比尴尬,但对面这个挂着亲密笑容的英俊公爵,总能让所有人原谅他。

“来这里吧,女士。”穿着金绣蓝绒燕尾服的公爵大人摊开手臂,笑容带着满满的无奈纵容。

“这一份惊吓很棒,可我们每天早上的拥抱计划还没履行。”他说,手边的餐桌还放着亲手烹制的早餐。



『Logan——金刚狼』

你突然窜到他面前,强壮的变种人也动作娴熟的抱住跳起来的你,然后放在身旁的酒桌。

“小孩,你又怎么了?穿的跟婚礼似的?”Logan叼着雪茄挑眉看你,明明一脸不耐烦,手却细心地推开了酒桌上的玻璃杯子。

你没忍住翻了个白眼,超凶的伸手揪住金刚狼的头发,他轻而易举的就挣脱了你的手,这回换他恶劣的用一张大手捏住你的大半张脸。

你发出“呜呜”的委屈哼唧,变种人嗤笑了一声就把你抱回怀里。

“赶紧回去换回来,小孩,你穿这身好看但不舒服。”

他一路无视你想自己走路的抗议,直接抱着你回到房间。


『安杰——致命魔术』

你偷穿的是他的演出服,衣服宽大的搭在身上,像是劣质稻草人,刚还在摆弄道具的魔术师肩膀颤抖,疯狂忍笑。

你从他背后爬到他身前,魔术师阴郁的气质都被此刻满盈的笑意冲淡。

他像哄着小动物一样亲了亲你然后才放你走,固定道具的紧缚带从魔术师的手臂缠绕到腰部。

你蹲在他腿边戳了戳那些精致机关,魔术师就有模有样的戳了戳你的头。

“快起来这位绅士,我可是有一位美丽可爱的夫人,即使您再俊美也不会让我动摇。”他难得捡回了一次曾经的油腔滑调的作态,等到看着把你又一次逗笑,才收敛表情,专心的准备道具。
你老实在他身旁坐下——这是他要求随时呆在身边的惯例要求。


『巴纳姆——马戏之王』

他在看到你装扮的那一刻欣然强拉你参与了马戏团的演出。

你慌慌张张,动作也不是很熟练,好在巴纳姆整个过程都没有松开你的手。

他在观众的喝彩中露出大大的笑容,转过身就激动的把你举高高起来。

“你今晚真是英俊极了!这一身衣服…嘿伙计,帮个忙把那匹最高的白色马带过来!”

他轻松的把你放在马背上,一只手紧紧牵着你,另一只手握着缰绳。

巴纳姆带你重回了人群离开的大厅,把马领上圆形跑道。

“Shall we?”你兴奋也胆怯的点点头,马戏团长低笑一声,动作漂亮的上了马。

他把你牢牢圈在怀里,策马扬鞭。


◆你们的初遇

『李奥公爵——隔世情缘』

你参加的社会活动,给陌生人一块巧克力。

李奥当时正茫然于自己跨越时空的窘境,一身精致,孤零零坐在公园长椅上的样子却像只无家可归的大猫。

你临时脱队,把分给你的巧克力一大半都塞给这个俊美的年轻男人。

他立刻站起身诧异的看着你,眼睛像是湿漉漉的。

“吃一点吧先生,什么事都会过去的!”你决定无视他的古怪,只是热心的这么说,便准备归队了。

社会活动进行到很晚,你在日落的余晖中向同学告别,一转身却发现熟悉的蓝色衣角。

“嘿!”你带着点疑惑的绕到跟踪你的男人身前,他微微弯腰看着你,白净的脸上一片绯红。

“我知道跟踪一个淑女有违记忆…”他有些羞愧的说道,然而又立刻调整好了语气。

“可以让我护送这位心地善良的美丽淑女回家吗?”

他的表情和言语都如此动人,就像是会唱歌的月光。


『Logan——金刚狼』

你是个猫奴,因为父母反对一直不能达成养猫成就。

你那一天清晨起的很早,天都还没大亮,惦记着昨晚看到的那只可怜野猫,你提前出了门。

然而奇怪的是往日野猫聚堆的花坛里一片寂静,你凑近了一点,却发现一个高大的男人正昏睡在那里。

你看着他全身的血迹,胆怯的咽了咽口水。

正准备若无其事的走开,却被突然出现的野猫叼住裤脚,黑纹的小猫急促的喵喵叫着,像是在恳求你救人。

你非常迅速的买来消毒水和绷带,并不敢接近就用很长的树枝把东西推到那男人身边。

顶着可爱猫耳发型的男人瞬间睁开了眼睛,一阵令人牙酸的金属摩擦声响起,三根造型帅气的钢爪削断了那根一指粗的树枝。

Logan头疼的看着被吓的摆出“QAQ”表情的人类姑娘,收回钢爪,迅速的离开了。

『安杰——致命魔术』

你在小镇上度假。

这里有全镇通电的便利,你住在酒店里每天都愈发觉得自己像条咸鱼。

你有一天心血来潮的下楼逛逛,恰好遇到了第二位到访者。

他身形高大,面貌英俊,那一双榛子绿的漂亮眼睛在扫过你时微微亮起。

“你没有告诉我这里还住着一位美丽的女士。”他转过头对酒店的人这么说,手上动作简单,只一个翻手就握住了一枝玫瑰。

“为了你眼中的简单快乐,送给你,女士。”他这样说,却不是油腔滑调的标准样子,神情里有一丝怅然和亲近。


『巴纳姆——马戏之王』

你与父亲发生争吵,一怒之下决定离家出走一个晚上。

在去投奔闺蜜的路上看到灯火通明的马戏团,你临时改变主意决定在这里呆上一晚。

你来的时候才三两几个观众,刚在第一排落座,场地上调试装备的小哥就向你行了个夸张的见面礼。

你被逗笑,擦干净眼泪,认真的等待演出。

音乐,舞蹈,还有身高出挑英俊极了的团长领舞。

你看完了他们今晚的全部三场演出,外面的天已蒙蒙亮。

成员们都会到后台,观众也都离开,你看着空旷的四周,暂时遗忘的争吵与委屈又涌了上来。

巴纳姆就在这时来到你身边坐下。

他带着活泼笑容,眼神温柔,递过来一根红木手杖。

“幸运的小姐,今晚送出的特别同款手杖是你的啦!”

他用自己的那根一模一样的红木杖比了比塞到你手里的那根,又把高礼帽摘下来罩住你的眼睛。

“这边还是挺冷的,幸运的女士要不要现在就试使用一下后台参观的特权?”

你轻轻点了点头,抽抽鼻子,被巴纳姆护着从观众席来到后台,成员们正在例行的庆祝,看到团长领了人进来,热情自然的把你拉到中间观看舞蹈。

你在温暖的氛围下重新露出笑容,没注意到倚在门边的巴纳姆的凝望注视。


评论(6)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