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_scum

啊?

【马戏之王】重复我的话(一发完,实验室AU)

 配对:P.T Barnum/Phillip Carlyle

           顺序即攻受


警告:实验室AU,清水,虐

           造化弄人之苦



“Phillip Carlyle,重复我说的话。”


当Phillip从一片眩晕中脱身,只看到一位高大英俊的不像是个科研人员的男人,他站在平台前,熟悉的仪器密密麻麻累在他的身后

“Phillip Carlyle,重复我说的话。”那个男人又说了一遍,将目光从记录板上拔下,正视了刚刚苏醒的实验体。
 
『Phillip Carlyle,重复我说的话。』Phillip看着那双望过来的金绿色双眼,不自觉的露出一抹微笑,咬着一点舌尖,语气雀跃的重复着。
 
“Good,你的状态不错。”男人因为实验体的笑容挑起了右边眉毛。
 
『Good,你的状态不错。』Phillip急忙跟着重复一句,乖巧坐在冰冷长台,蓝眼睛被周身的白色渲染的更加空灵。
 
“我是Phillip Carlyle。”男人放下手里的记录,走的更近了一些,他将实验体按倒在平台,伸手为对方穿上薄薄一层的防护服。

『我是Phillip Carlyle。』Phillip眨了眨眼睛,身体放松,他的潜意识有些混乱,有两个指令前后排序,试图掌控大脑。
 
他明明对眼前的男人及这个实验室都极其熟悉,另一个意识却在疯狂阻止他说出这些话。
 
“我签署了自愿协议,将成为药用实验体。”

『我签署了自愿协议,将成为药用实验体。』

Phillip看到男人又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这让他觉得自己可以得寸进尺一些——毕竟这位研究人员看上去不是那种死板派
 
『Sir,Can I ask your name?』这一回他抢在了男人开口之前,研究员闻言露出了微微困扰的表情。
 
“Phillip Carlyle,我并没有允许你自由发言。”大概停顿了一秒,男人像是刚刚搜寻到答案一般,有些机械性的回答。“P.T Barnum,守则上并没有规定,所以你可以知道,我是P.T Barnum。”
 

男人——Barnum在Phillip惊讶的注视下露出了一个绅士做派的笑容,非常熟练。



#
一般来说,Phillip只要睁开眼睛,就能看到Barnum在各种仪器前忙碌的身影。
 
那些仪器此起彼伏的发出令他烦躁的声音,而Barnum看上去游刃有余。
 
然而今天有些特殊,Phillip睁开了眼睛,还没能想办法和明明挺活泼却严格遵守一套守则的研究员多聊上几句,几乎没有用过的广播却突然响起。
 
“Barnum,维护时间到。”
 
实验员明显的愣住了,他似乎想说什么,然而嘴巴只是张了张,最终抿紧。
 
“祝自己好运吧,Phillip Carlyle。”Barnum离开实验室之前,只冷漠也仁慈的丢下这一句提醒。
 
非常奇怪的是,被留在实验室的Phillip并不茫然。
 
那种熟悉感再次叫嚣起来,它告诉Phillip接下来会发生的所有事情。
 
Barnum会在门外见到一位长官——那位女士很喜欢Barnum,她甚至会拍拍他的胸膛——然后,长官带来一个消息:药物实验,开始了。

 



#
 “我需要你一会重复我的话,Phillip Carlyle。”新的一天,熟悉也不同的任务。
 
Phillip任由Barnum溶去了他的全部衣物,男人永恒低温的手指在他的身上虚虚划过,似乎是在描定范围。
 
Phillip忍下类人感官带来的奇异感觉,侧着头去追逐Barnum的身影。
 
“你的体内已植入SIT病毒,有78%的几率会出现疼痛与呕吐的症状。”他拿着一根针管转身,依旧只是简单穿着件统一的白褂。
 
『等等,P.T,SIT的传染性很强,你不需要穿防护服吗?』Phillip焦急的喊他,试图阻止看起来一点都不专业的Barnum。
 
“我不会被传染,Phillip Carlyle。”男人看上去依旧冷酷无情的喊着实验体的全名,“现在,Phillip Carlyle,你需要保持冷静,情绪激动会提高咳血症状的出现几率。”
 
我应该盲目相信P.T的。猛地咳出一大口血的Phillip苦中作乐的想。他很快就被重新固定在实验台,骨头里泛出的疼痛让他被铁环紧箍的手臂停不下颤抖,而刚才还在认真记录病症状态的Barnum不自觉的皱起了眉。
 
“我需要观察你的状态,Phillip。”研究员没发觉自己只称呼了他的名字,而Phillip因为这一点点的不同勾起了笑容。
 
『是的我知道,老游戏,重复你的话对吗?』

男人为他擦了擦冷汗,动作几经迟滞,但很快就恢复流畅,带着那一抹惯性的绅士笑容为实验体注入了待测验的新型药剂。
 
化学试剂使药剂的移动可以从Phillip特殊的皮肤下轻松观察到,而它感觉上并没有发挥它名字的效用,疼痛与喉咙的不适感丝毫不减。
 
“Phillip Carlyle。”

『P.T Barnum…』冷汗泌满额头,Phillip强挤出一个虚弱的笑,有几分倔犟的喊着实验员的名字。
 
Barnum立刻皱起了眉,后台的检索程序虽然告诉了他该如何应对,但从可能性来分析,这种应对方式对类人体来说也有些残酷。
 
“重复我的话,Phillip,你不应该——更改程序,回答我的话,Phillip Carlyle。”

实验体为男人的又一次妥协退让而有些得意,更好的消息是,他已经渐渐感觉不到那些疼痛了。
 
“你的名字。”
 
『P.T Barnum』

“……负责你的实验员的名字。”
 
『P.T Barnum』
 
“Phill——Never mind,我的实验体的名字。”
 
『Phillip Carlyle』
 
“我的长官的名字。”
 
『Jenny Lind』
 
“Good,十分钟之后,我来查看你的状态。”
 
蓝眼睛的类人体将目光轻飘飘的落在合拢的金属门上。
 
我想这样隐晦的告诉你。

你是我世界的所有人,而可惜我不是你的所有。
 



#
Phillip没有等来十分钟后的Barnum。
 
走进来的是一个金发的人类,表情冰冷。
 
『先生?我的实验员说过会来察看我的状态。』
 
他看着那个人类露出诧异的表情,声音像是从遥远处传来。
 
“你的身体已经崩溃了,Phillip-133。”人类同情的看着他,“你的实验员还有下一个Phillip需要负责——或者在那之前,他需要再被清洗一遍?”
 
Phillip的大脑一片轰鸣,这是他第一次听到其他实验员如何称呼自己,一个名字加代号,而那个或许代表着个数的数字让他的心脏狠狠纠起。
 
『清洗…?』但人类透露的另一个消息让他更加在意。
 
“你不知道?P.T Barnum是我们实验室专用的人工智能,最近被调来为你们类人体做研究。”金发人类耸肩,“Barnum一直是完美的,谁知道碰到这些Phillip之后出了什么毛病,几乎经手一次就要进行数据清洗。”
 
Phillip发现自己已经做不到握紧拳头,也无法开口让那个人类停止吐露真相,喋喋不休的嘴。
 
“Phillip-133,你这表情和前一百多个实验体几乎一模一样…”人类怀着怜悯的心情帮他关闭了所有仪器。
 
在一片难得的死寂中,Phillip任由肌肉彻底失去控制,内心一片平静。
 
他已不再惧怕死亡——因为类人体的基因告诉他,Phillip记忆会被传承。


#
Phillip睁开眼睛,一个眼熟的英俊男人正站在他身前。
 
“重复我的话,Phillip Carlyle。”他听到那个男人说。
 
『重复我的话,Phillip Carlyle。』他听到自己说。 


评论(17)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