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_scum

啊?

【马戏之王】长官们的战后虐狗一举(一发完,甜,军队AU)

配对:P.T Barnum/Phillip Carlyle


前后代表攻受


警告:我无法拥有休叔


真的是甜,军队AU


Lahne为原创名字代入群演角色,dazzy是我(。),Frank是群演中三条腿的小哥哥,本次出场由这位天使特批哈哈哈哈哈,是的宝贝,你就是Frank小哥哥的女朋友哈哈哈!@此。系 



新来的两位长官关系不是太好。


Lahne这句话被Dazzy护士坚决的反驳了。“再也没有比他们的友谊更坚固的东西了,soldier”


话音未落,一个穿着军装的男人匆匆赶至,“Dazzy女士”,他涵养极好,“三号床的Barnum先生需要重新换药。”


Lahne惊悚的看着军衔高的吓人,战功无数,家庭背景深厚的Carlyle魔王亲自为Barnum跑腿,彻彻底底的相信了Dazzy的话。


“你猜怎么,Dazzy”Carlyle先生离开后,Lahne心有余悸的拉了拉护士的衣角。“幸亏当年我没有跟着一起捉弄刚入军队的Barnum长官!”


“那是因为你那个时候被Frank揍到住院,正无理取闹的拉着我给你唱摇篮曲!”护士小姐一脸冷漠,推着装着药品的小车转了病房。


“P.T,我发誓如果你再让我知道你偷跑出去,还又一次扯掉了输液管,我发誓,你绝对不想知道一个Carlyle的怒火有多么难以扑灭!”三号床旁主动看护的Carlyle军官语气凶狠,他在医院折腾了一天,金发有些散乱的搭在了额角,整个人却依旧俊俏挺拔。


Dazzy看向了病床上那位入选最不老实病人大榜的新晋权贵——Barnum——他的军功比之Carlyle还要耀眼吓人,他看上去没有超过四十岁,如果站起来傲人的身高就暴露无遗——Dazzy总担心病床的长度不够这位病人伸一个懒腰,此刻这位英俊先生似是对自己的皮囊了解至极,他单挑着眉,轻易就流露出了风流的韵味。


“BALABALA——Phil!”他无赖的像个小孩儿,“停下,Phil,你不能年纪轻轻就变得和你父亲一样讨厌——或者和先驱报的班尼特先生一样!”


Dazzy和Carlyle都无奈的笑了起来,你总是没有办法的,Barnum先生英俊又幽默,重伤让他失去了在战场上用垃圾话挑衅敌方的机会,却拥有了一段更加无所事事只好锻炼嘴炮的时光。


“好吧,狄俄墨得斯”Carlyle军官坏心眼的喊着他在军中的外号——这在英国军队中更广为人知——英国人钟爱的双关语,“我不是阿喀琉斯,我总是说不过你。”


Barnum立刻夸张的露出嫌弃表情,“别提这个名字,朋友!”他神情认真极了,“说真的,这位希腊英雄除了和我一样机智外哪一点和我像!”


Dazzy回忆了一下这段神话——凡人狄俄墨得斯化险为夷的能力和强大到吓跑敌人的嘴炮,以及经常被拿来与之相比的阿喀琉斯。


So cute ,Dazzy在心中叹息,两位军官的关系亲密友好,光是在一旁看着就让人愉悦。


“哦,Dazzy小姐?”Barnum突然呼唤道,“请让Lahne来一趟。”他礼貌微笑的样子和他的看护人极像——但总是不那么正经的。


Dazzy笑着点头,添油加醋的告诉Lahne他的长官似乎有些生气。


“我该怎么办…”Barnum的属下紧张的扯着脸上的金属细链,“我已经在努力回想,但最近我真的没有再恶作剧了!”


“你应该去问问Frank”Dazzy舒爽的看着Lahne委屈巴巴的脸,“说真的,你以后少去拉Frank下水——你不知道?他可能会有女朋友了!”


这个消息明显冲击到了Lahne,他在长官的病房前停下脚步,勾着细链露出了一抹扭曲的笑容,“Sorry,Frank!”他说,“既然你先脱单,就别怪我卖了你转移长官的注意力!”


Dazzy目瞪口呆的看着他迅速完成了推门鞠躬大声道歉的同时出卖兄弟等一系列动作,然而这不是最令她惊讶的。


如果她没有看错,在门推开的一瞬间,Carlyle先生在亲吻Barnum先生?????


她恍惚的看着Barnum先生慷慨的掏出钞票让他的直属小队去找个酒馆不醉不归,并让Lahne代为转达长官对Frank的赞赏,一旁Carlyle频频看表,看起来正跃跃欲试的要让到了休息时间的男人立刻睡死。


“所以Frank做了什么?”趁着同样精神恍惚的Lahne退出来,Dazzy好奇的问道。


Lahne摸了摸钞票,“哦,他当年也是误打误撞,不小心看到了Barnum长官夹在文件里的信。然后在Carlyle先生那说漏了嘴。”


“What?只是一封信?为什么你认为说出这件事就会让他倒霉?”Dazzy简直看不懂这些军队大佬。


“因为那封信是Barnum长官写给Carlyle先生的告白信!”Lahne压低声音,“而且因为Barnum长官不像对方坐镇基地,他还得亲自上战场,所以那封信可以等于一封遗书——肉麻一点的那种。”


“What The——不等等!这种要命的事为什么你会知道!而且你就这么轻易地告诉了我?!”


Lahne古怪的看了她一眼,脸上的金属饰物蹭到了护士的耳朵——他们已经缩在角落团成一团讨论这件事。“Frank发现那封信的时候我在场啊!”他顿了顿,“Carlyle先生自己去翻到了这封信——理所当然的,他非常难过,而且回了封信——也是一些肉麻的话——他俩完全是两情相悦!”


Dazzy觉的自己知道的太多了,然而还是忍不住继续询问。


Lahne神色温柔的看着扒着自己要听故事的小护士,“Barnum长官应该还没看到那封信,他是被急救回来的,然后——你知道的,Carlyle先生直接追来了医院——他有时候也挺大胆——直接当面表白,到现在你也看到了,他俩腻歪的让人绝望!”


“我绝对会把这消息烂在肚子里,你也是Lahne,别再向外说了!”Dazzy神情严肃,惹得Lahne忍不住揉乱了她的头毛。


“我知道,我知道,我们小队都知道这事!再加上一个你,绝不会有其他人知情了!”他核对了一下护士的执勤表,然后动作利索的帮Dazzy收拾好了包。


“别再管那两个幼稚的长官了!”他的金发被灯光晃出暧昧的暗色。“Frank那个老实人都找到了女朋友,Dazzy,你什么时候才能主动亲亲我——如果还嫌弃链子硌人我们可以一起研究一下避开它们的角度!”


室内的两位军官听着门口女孩听着嫌弃所满是甜蜜的拒绝,相视一笑。


“年轻的小伙子!”Barnum摇头,似乎很想亲自指导一下属下该怎么讨好女孩子。


“年轻的小伙子!”昔日的花花公子Carlyle压着嗓子里的笑,也是一脸经验丰富。


“等等,Phil…”年长者突然一把摁住Carlyle的头,“Lahne说的你的回信是什么?”


多年互怼已成经验的Carlyle微微一笑,“Just shut up and kiss me!”


评论(9)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