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_scum

啊?

【马戏之王】冒充者综合症(一发完,名字即梗)

配对:P.T Barnum/Phillip Carlyle


前后代表攻受


警告:我无法拥有休叔


甜(虐),一发完


借用冒充者综合症的梗。


非正剧向,『』中的内容是另一条时间线的对话。


有一个谐音操作(戴斯=death)








『你好?』


『你好,Philip先生。』


Barnum不见了。


在他们结伴旅游的中途,一次关于家族的争吵之后。


这个包厢来了一个陌生的男人,穿衣风格和Barnum很像。


“先生?这是私人包厢,请您出去。”


Phillip看到那个男人极其诧异的挑着眉,一脸蒙圈的样子也和他很相似。


『我认为我患有一种心理疾病。』


『你这样怀疑的理由是?』


列车员非常为难的看着Phillip。


“这位先生的车票确实属于这个包厢…”


Phillip打量了一下这位同姓Barnum的男士,“你是P.T的?”


“表哥。”对方摘帽见礼,笑容难看。


『…我,有一位突然消失的爱人。』


『Carlyle先生,我的职业并不会对灵异事件有所帮助。』


“是的,Phil,我没有生气,我需要去处理一下家里的事情,让我表哥送你回家,好吗?”


Phillip挂下电话四处看了一圈,竟然没找到Barnum的那位表哥。


『不,不是消失,是我看不见他…』


『你的视力正常,小Carlyle先生,我们彼此的时间都很宝贵。』


他们在车厢内吃完了午餐。


Phillip斟酌着语句,试探性的询问对面那个相似却陌生的男人,“你们的父亲在哪里生活?”


男士手中的刀叉停顿了一下,然后恢复流畅,“您不知道?”


“我们不经常讨论家庭,…Barnum先生。”Phillip犹疑的喊着熟悉的姓氏来称呼这位先生。


“…他住在戴斯小镇,那里的天气还可以,只是小镇的人从不外出。”男士优雅的笑着,手指轻点着拐杖金属的顶部。


『他不是消失,他会给我打电话,但是我再也没见过他!』


『不要激动,Carlyle先生,请允许我询问一下我的朋友?在这种陌生的领悟,他才是专家。』


“你们相爱吗?”在途中一个风景优美的小镇停留了一段时间的他们重新坐到火车上。


“你怎么突然问这个?”Phillip转了转手里的红木杖。“这些天你都去哪了?”


“四处逛了逛,贝利小镇的景色很好。”对面的Barnum好脾气的回答道,然后专注的盯着他看。


“…我们相爱。”挣扎了几秒,Phillip落寞的垂下眼帘。


『我们要去贝利镇?』


『是的,我的那位朋友住在那。』


男人无奈的摊手“P—Carlyle先生,不用担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即使你说出去,也只是对你自己不利。”Phillip彬彬有礼的微笑,看上去就像个单纯天真的富家少爷。


对面的男人又愣住了。


『我的心理疾病是什么?』


『这种疾病很少见,不合理的是大概才一年前,就有个年轻人问过我这种症状。』


他们回到了纽约,Barnum依旧没有回来,他的表哥和大家却相处的很好。


“你们很喜欢他吗?”Phillip拉住了一位金发小哥,紧皱着眉询问。


“当——还可以,团长,他和团长很像…”小哥面露犹豫,最终只是这样说。


『那和我无关,我的病是什么,该如何解决?』


『冷静,冷静,Carlyle先生,这种症状叫冒充者。』


大概是一年左右,Barnum的表哥也离开了。


“他已经搭上了回你父亲的那个戴斯小镇的火车了。”他冲话筒那一方的Barnum交代,只听见那边的人声音有些低落。


“我没什么,Phil,你…过的开心点。”


『怎样解决?』


『我很抱歉,除非你口中的爱人已经死亡,否则你永远不会想起来他或认出来他——即使他留在你身边。』


“P.T Barnum…”在贝利小镇一个简陋的公寓中,Carlyle家族的独子眼中一片死寂,他绝望又迷茫的喃喃自语。然后突然抬起头,看着对面的医生眼眶微红。


“先生?”


“一年前…我的爱人,来过这。”他磕磕绊绊的说着,眼泪在眼眶中缓缓打着转。


“嗯?贝利小镇的景色确实很好,他出意外了吗先生?”


“不,不…”Phillip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眼睫不堪重负,落下来一串晶莹泪珠。“他安全的回到他父亲住的小镇了。”


窗外隐隐传来报童的叫喊:【马戏团的命运将何去何从,巴纳姆自杀疑云】

评论(11)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