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_scum

啊?

【马戏之王】暗恋(清水无差)

注:第三人称,但多以Phillip 视角完成。

浮云两位女性配角的戏份,Barnum 未婚。

That's all[冷圈如此沉默,求评论!!]






Mr Barnum 喝醉了。


自他们达成合作那一晚,这个酒吧就成为了Barnum 名下的财产之一。


“为了纪念我们相识和那即将向你我敞开的新的大门!”


酒过三巡,Phillip 强撑着醉意询问他的目的——是新的投资还是要将它与马戏团合并。而英俊的马戏之王只是眨眨眼睛,又露出那种朝气蓬勃的笑容,在他耳边大喊着这句话。


然后他的新老板就醉倒了。嘴巴磕在他的肩膀,Phillip 几乎拢不住对方高大的身躯。


在这个意外的拥抱中,在这几秒的时间里,他闻到了和自己身上相同的麦芽苦味,闻到了Barnum 的须后水香味——那是独特的天马行空式的自由的气息。


Phillip 用手势制止了酒保的搀扶,他强忍着退怯之意,又一次尽力去搂住对方的肩膀。


你在做什么,Phillip Carlyle ?


在酒吧里似乎凝滞的沉默中,他听见自己如擂鼓般的心跳,用几乎羞辱的语气质问。


你在干什么?


拥抱一个比你年长几岁的男人,装出苦恼的样子却又阻止别人来帮助。


即使没有人会看到这一幕,Phillip 仍感到难堪,以及一种隐秘的幸福。


幸福?是的,幸福,和在月下看到Barnum 拾阶而上,扶帽浅笑时感到的一样。


Mr Barnum 问他是否有去看过他的表演。


当然没有?不,当然不,他每一场都会去。


没有高档剧院里的包厢,也无需像昂贵可笑的壁灯一样被高高挂起。每晚都偷溜出来,坐在同一个位置的Phillip ,嗅着自由的气味,却没有如其它观众一样用目光追寻着各个奇异古怪的马戏成员。


Phillip 的蓝眼睛被舞台的余光扫到会闪闪发亮,他夜夜用这双眼睛去注视站在中央的男人。


高大英俊,笑容神秘也孩子气,说不清的人格魅力,还有一双最真诚的眼睛。


上流社会的人不应该出现在那里,所以phillip 也从未能和他说上一句话——哪怕是一句客套的招待。


那时候心底隐秘的遗憾扩大成了一种日日在脑内喧嚣的情感。


“P.T.”Phillip 听见自己傻乎乎的笑声。


【扑通——】酒保连忙从后门赶来,头痛的看着两位不省人事的先生倒在一起。






Phillip 以为自己永远不会后悔。


哪怕是心中的违礼想法日益深厚复杂,他也从未像后悔使P.T和Lind 小姐相识这件事一样后悔。


他为P.T带来了面见维多利亚女王的机会,Jenny Lind才是真正叩响上流社会大门的敲门砖。


“你永远无法拒绝Barnum 欣赏的目光和真诚的请求。”


他不能,说这话的“侏儒将军”不能,Lind小姐也不能。


使人无法拒绝的马戏之王依旧大胆且疯狂,他赌上一切打造了一次全球巡演。


Mr Barnum从家中出发,这栋豪宅没有女主人,却是拒其所说启发他梦想的源头。


这位意气风发的商人穿着崭新的竖纹西装,身姿挺拔,与马车内优雅美丽的Lind小姐也很是般配。


No.


phillip 想:还是红衣金边的演出服更适合P.T。







Barnum 临走前交代了许多事情,甚至让Phillip 暂代马戏团团长。


他下这决定时匆匆忙忙,望过来的目光却是真诚且温柔的。


所以当属于他们的建筑在火中燃烧,他虽然强撑着带领所有成员撤离,却在听见WD高喊Anne的名字时失去理智,他冲进火海。


Phillip 在认识Barnum之前,从未让家族失望。但此时此刻,他跌倒在一块燃烧的木梁旁,自食莽撞的苦果,他却只想到:他绝对不能让P.T失望。


你知道更好的结局是什么吗?


在外面隐约又传来一声尖叫,二楼的地板坍塌,在玻璃折射下瑰丽火光中,Barnum 狼狈的窜到他身旁。


“Oh,damm,Phillip !”


对方的语气咬牙切齿,满是担惊后怕。


Phillip 不肯放任自己昏迷,他感受着同样吸入烟尘的Barnum 因咳嗽而震动的胸膛,早年的铁路建设使他的双臂比常人有力,他以一种过于浪漫的姿势抱起Phillip 向外冲去。


当人群的呼喊逐渐接近并最终炸响在耳旁,扑通一声——是Barnum 栽倒在了他身边。


Phillip 抱住了他,一个用力的,包含思念的,真诚勇敢的拥抱。







You know I want you .


never enough .







Barnum 马戏团创造了新型流动式演出。


在这位马戏之王重新变得富裕有余后,他与他的合伙人开启了新一轮巡演。


加入新的成员,设计新的表演。


可惜这位噱头家在大火后仍不肯悔改,又一次在观众面前选择掩盖真相。


“看看这篇报道,Phillip ,我真怀疑这位先生是爱我入骨才如此穷追不舍。”


“不看,但也请你清醒一点。”


“这强人所难,我才刚刚起床,Barnum 夫人!”


“你也无理取闹,两个小时后我们还有一场演出,爱撒谎的Carlyle 夫人。”

评论(32)

热度(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