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_scum

啊?

[奇异铁]一个生贺——给亲爱的EE



『行行好,无论是撒旦还是天照,哪怕以孙悟空的名义,我的秘法大师,至尊法师,变态斗篷侠——管你叫什么,赶紧施法让这个反应堆无大范围伤害输出的浮起来吧!』


托尼坐在沙发扶手上,拿着螺丝刀去戳史蒂芬的头发,被如此对待的博士宠辱不惊,双手交叉置于脸前,神情严肃的好像面对尿床的多玛姆。


『实际上,漂浮咒还不需要借助各位神明的力量…』至尊法师抬眼,视线紧锁客厅中央,端放在桌子上的,幽幽发着蓝色荧光的反应堆。


『所以说为什么不简单些用蜡烛?生日蛋糕上插反应堆也太任性了吧,会吃成钯中毒吗?』他抬手把被挑乱的头发拢好,还不忘口头怼回去,两鬓的些许斑白大刺刺的露着。


『那都是第几部电影的老设定了,早就更新换代,果然年纪大了记忆力也会下降吗?』托尼扔掉螺丝刀,又拿着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的零食袋,他向后一仰倒在斯蒂芬身上,舒展手腿,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至尊法师没有避开,眼珠瞥着前科累累的科学家,嘴角微扬,露出个和对方平日十成十像的讽刺表情。


『魔法可不会放任我衰老,倒是你斯塔克先生,作为世界上可能最最后一位的斯塔克,你是不是该好好注意一下作息安排?』


『啧,这么大还需要王照顾的人没资格说我。』


『难道Friday没有累死累活的照顾你?』


托尼瞪眼,毛一炸就想反驳,还未说话,搭载进至尊圣所的人工智能打断了他们幼稚的争吵。


『Sir,Emanon小姐还有三十分钟到达,生日宴会的完成度目前百分之五十七。』


甜美电音语调平淡,在场的两位人类却听出了冷漠嘲讽。


『斯塔克从无拖延症病史,换言之,这位大师,你拉低了我们准备工作的完成度!』一秒换脸的托尼斩钉截铁的说,后脑紧跟着魔法斗篷抽了一下。


『认真的吗托尼斯塔克,你们家族的花心病我还没提起过,你身上的香水味我是不是还没过问过?』一边指挥斗篷去伤害那颗金贵的大脑,斯蒂芬也不忘抓紧时间实验漂浮咒。


『不能让魔法碰到反应堆的话…嘿老伙计,过来!』


喃喃自语的至尊法师眼睛突然一亮,招招手让那条差点被托尼肢解的斗篷回到手边。


『如此古老的魔法痕迹,也该更温和。』他笑,抓着斗篷站到桌子前,反应堆的冷光扑进眼球里。


『喂,那边的老爷爷,反应堆可不是能轻易驯服的马,站那么近失败会被炸飞哦——』托尼右臂的战甲组装完成,红色钢铁拦在斯蒂芬身前,隐隐护住了致命部位。


『搞成这么危险还不是因为你坚持用反应堆代替蜡烛?』法师伸手把他毫无防备的脑袋拉过来,斗篷翘起一角,将两个人的身影挡住。『虽然是为了满足Emanon,也太拼命了吧…』


虽然这样抱怨,但他依旧指挥着斗篷小心的托住反应堆下部的铁架,大手一挥,本充当桌子的魔法生物扭曲着身形缩回地下。


托尼嫌弃的瞥了眼这房间四处充斥的不明生物,向法师走了几步。


没有爆炸,反应堆温顺的躺在斗篷中央,它似乎有些洋洋得意,四个边角全都翘起来。


『成功…不过还是不能插进蛋糕里,它还是安心的当一个灯光师吧。』耸耸肩拒绝夸奖斗篷的斯蒂芬放开拉着托尼的手。


蛤蟆拟态的生物用头顶着餐车爬过来,蛋糕和一盒披萨明晃晃的放在上层。


蛋糕还好,那披萨实在丑的惊人,线虫一样的紫色条状物一个个死不瞑目般倒插在面饼上,取代番茄酱芝士存在的更是黏糊糊泛着荧光的绿色汁液,更别提面饼诡异的颜色。


托尼脸色也不好看,他指着那个“披萨”勉强露出微笑。『来来来,吃吃看,你上次不是想吃披萨?』


『突然感觉这个世界不需要至尊法师了。』


斯蒂芬翻了个白眼,不去理搞事的铁人,手法粗暴的扯下一大片面饼塞进嘴里,出乎意料,充斥口腔的不是淋巴病毒的味道,反而酸酸甜甜,像是单纯的番茄酱放多的正常人类食品。


他怔愣,嘴巴机械性的咀嚼,虽然口感依旧可怕,对他来说已经是天大的惊喜了。


身旁的人露出笑容,一巴掌拍在那张露出了愚蠢表情的脸上。


『为了找到这种味道的汁液可真是废了本天才一番功夫,可惜外形是拯救不了了。』


『哝,能看到你这副蠢样子,终于达成目的了啊!』


斯蒂芬咽下那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脑海中浮现出上次他的生日直接被某铁人一觉睡过去的旧账。


他也笑,没有戳穿,一手捧过蛋糕,一手搭着托尼的肩膀。


他们面向大门,彻夜未眠留下的黑眼圈和未来的及修整的胡须与手中精美蛋糕不太相配,不过那两张笑脸倒是难得一见,璀璨耀眼。


『Emanon小姐,欢迎。』


Friday的话音刚落,大门自动打开,刚还在微笑的托尼大惊失色的用身体挡住后面能吓哭女孩子的“地狱披萨”。


『生日快乐!!』


被托尼狠狠掐住腰间软肉的至尊法师声音洪亮。

评论

热度(38)

  1. emanondear_scum 转载了此文字
    靠北你要笑死我,斗篷超可爱,巨可爱,无敌可爱。超爱看他俩拌嘴,然后我还蹭了两个男神的祝福。这生日蛋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