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_scum

啊?

[青江审]我在右眼中不见天日,一切只能耳闻。

#女鬼听觉视角

.
#我竟然写了纯糖[]






【轰隆——】雷声很响,余音也气势撼人。


『主公?』笑面青江说,语气严肃,接着是纸门被拉开的声音。


他似乎松了口气。


『您的呼吸有些急促哦,是不是背着我在做坏事?』


女孩子磕磕绊绊的解释否定,声音仔细听还有些颤抖,笑面青江没有说话。


又是一次雷鸣,由远至近,音量逐渐变大,室内的心更加急促。


衣物互相摩擦的悉悉索索,披风扫过榻榻米,他似乎已经把军靴脱掉,行走的声音很轻。


『明明可靠的近侍就在门外,主为什么不呼唤我呢?』笑面青江说,并停下脚步蹲了下来,腰侧的本体磕到地板,声响很闷。


『我不害怕打雷,只是它的声音太响了……震得我心脏很慌……』主公别扭的辩解,很是虚弱和气恼。


沉默中,笑面青江改成跪坐,将主公的头移到大腿上。


『抬头能看见发光眼睛的膝枕有点嫌弃……话说你半夜为什么穿着出阵服?』


脑壳一声脆响后是小声的呼痛,主公哼哼唧唧的,像是小动物。


披风被抖开了,他将更多的拢到前面,用来盖住主公的眼睛。


『只有全副武装,时刻将本体握在手中准备战斗,才能在夜晚的魑魅魍魉中守护好主公~』


笑面青江被一拳捶在胸口,尾音更加荡漾了,有些可惜主公没有继续打他。


『闭嘴绿河,把你扔出窗外哦。』


『嗨,嗨,沉默在这种时候说不定会促使气氛更加火热呢?』


又是一下,不过好像被他接住了拳头,隔着手套摩挲一把,然后被掐住了脸。


『唔——没想到您喜欢玩弄我?』


『滚,再废话亲你。』


这一次的沉默更加死寂些,笑面青江吞咽了咽唾沫,发出了不成文的破碎音节,然后又缄口不言。


『咳…』为了缓解尴尬的清嗓声,大腿上的脑袋动了动,发丝摩擦布料听起来惹人心痒。


『你,你脸红什么!你先BALABALA撩我的!』


『谁脸红了!』虚张声势,声调扬得过高,反而更像害羞了。


『……』


『……』


争吵下一秒就熄火,两方逐渐平稳的心跳呼吸互相交织,逐渐和雨声融为一体,听不清楚了。


『……喂…是不是没有雷声了?』


主公欣喜的问,语气稍有些僵硬别扭。


『啊……看来此间的魍魉已经离去了…』笑面青江鲜少有些犹豫,本体的刀鞘在榻榻米上划来划去。『那么我,嗯……回门口守——』


『外面很冷,就这样吧,别折腾困死了睡觉!!』任性打断男士体贴的主公也很窘迫,但不能让对方淋雨的良心势力更强大,占了上风。


『哦?』他试图找回自己的人设,努力学着曾见过的贵族风流的语气。『面对我的引诱一直不为所动的主公,竟然在今晚发出了这样的邀请吗?』


金属扣子被解开的声音,披风落地,紧接着是稍重的军装上衣被扔到了同一处。


『停,刚才还脸红的刀没资格撩朕。』主公洋洋得意,被子铺开,还有几声窃窃私语或压低在喉咙里的笑声。


屋外的雨变得时断时续,蝉鸣迫不及待的响起,屋内一片寂静,只两种频率的呼吸交融,待到其中一个绵长稳定后,才又有自喃入耳。


『晚安,主。』


评论(9)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