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_scum

啊?

如果你突然对刀男交代后事[?][贰]




SUMMARY:主公依次喊来刀剑男士交代她离开后的事情


NOTES:玻璃渣而已,最后还是甜。


基本没有叁了,这个脑洞已经失效,
质量很差啦_(:з」∠)_


出场:笑面青江,歌仙兼定,鹤丸国永,烛台切光忠[因为是老公所以篇幅最长哈哈哈哈。]






#笑面青江[嘲笑绿河]


——“上次没收的小黄书在第二个抽屉里。”


他绿色的长发被你撩起,平日被遮住的猩红右眼和着另一只金色的眼珠一起盯着你。


——“如果开黄腔调戏别的付丧神的话,你一定会被石切丸打晕带走的。”


——“这只红色的眼睛…确实封印着此前斩杀的女鬼,据说在远修之后,她会在你背后陪伴。”


“不行的,不行的。”肋差笑起来,他以嫌少有的端正姿态跪在你面前,那副神色莫测的样子,总是让你忘记他的外形与你一样,只是堪堪成年。


“女鬼并不能为我带来如主公一样的欢愉,我…”


——“闭嘴吧嘲笑绿河,再说下去石切丸papa就会骑着长谷部来净化你了。”






#歌仙兼定


——“仙女诶,你真的不打算把胸口的花换成玫瑰吗,特别风雅!”


“主公,下一本文件自己写吧。”紫发付丧神风雅一笑,将今日所洗的床单一一展开,沉迷家务的样子越发衬得你宛若咸鱼。


——“仙女,理我一下,再理我一下,我可是有很重要的事说!”


他并不理你,颜色漂亮的眼睛倒是瞥过来,眉头也因你的语气蹙起。


——“仙女,以后要是买柔顺剂,让光忠带你去吧,他知道你最喜欢的那个牌子在哪有卖。”


他蓦地转过头正视你,表情是从未见过的无措失落。


——“歌仙,你以后再也不用洗我染上泡面汤汁的衣服啦。”


“这世上,俳句和歌除唱讼美景外,都常常以离别为题…”歌仙兼定喃喃,他抬手顺了顺你后脑的头发,柔顺剂的花香不浓不淡。


“而这离别本身,却非风雅之物啊……竟会使人,如此难过…”








#鹤丸国永


“怎么样!你骗到了几个人!”白衣的鹤活泼的凑到你跟前,脖前的金色细链闪闪发光。


——“鹤丸……”


“什么,什么?”曾提出让你去和刀剑交代后事,害你被一群大佬恐吓的罪魁祸首语气兴奋,格外澄澈的金眸里仿佛也落进了光。


——“鹤丸,以后的恶作剧,不要那种会破坏本丸设施……”


——“没有灵力供给的话,你们修复起来很慢也很麻烦。”


“你在说什么啊?”他突然捧住了你的脸,手上用的力气很大,在你脸颊边掐出白痕。


他的声音依旧清朗,但你看着他的脸,那上面不是熟悉的笑容。


——“我……不是恶作剧,我真的要走了!”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他松开你的脸,又向你凑近几步。


你们离得很近,近到那双眼睛里深色瞳孔的一缩一扩都能看清。


“不行啊…”他突然啧声,又将你拉进怀里紧紧抱住。“即使是想象一下没有你的本丸,就已经让我觉得无趣到心都要死掉了。”









#烛台切光忠#


——“光忠!光忠!光忠!”


难得这个时间没有在厨房忙碌的付丧神应声转头,他的右边侧脸被眼罩和刘海遮住了大半,只能看见线条完美的下颚,像是创造之时是由高超画师精雕细琢。


——“光忠以后不用给我开小灶啦,还有我再也不抢你眼罩,再也不会掀起你的燕尾下摆了!”


烛台切光忠只安静的听你说,更加正视的角度让裸露在外的金瞳也纳入视野,他看向你的眼神总是温柔专注,哪怕是战场上匆匆一瞥,也要配上笑容让你安心。


——“也不要太惯着小贞,和长谷部好好相处啊,小判在博多手里,但绝对不可以因为帅气去申请买烟哦?”


——“本丸里有酒鬼就够了,再有刃抽烟会被举报的!!”


他笑,先前忙碌的东西被完全搁置一边。付丧神伸出手——你惊奇的发展他没有戴手套——将你脸颊上的碎发掖到耳后。


温热的手指与耳背一触即离,他看起来很是从容不迫,让你觉得庆幸又难过。


——“…总之,我任职期满了,明天就离开本丸。”


你恶狠狠的,仿佛在发泄什么一般这样说。


烛台切光忠叹了口气,亲昵的曲起手指蹭了蹭你的眼角。


“主,我没有不在意您,只是我知道您在撒谎。”


“我可是初来的几振刀之一,主的性格,没有人会比我更了解了…”


他将声线压低,像是要分享一个秘密一般贴近你耳边,脸上还带着偶尔会出现的恶劣笑容。


“您可是个,占有欲非常强的人啊……”他暧昧的含糊音节,用嘴唇磨蹭着你的耳朵。


“这些刀剑,早就被您视为所有,尤其是我。”


“我看到了,您在我关注照顾别的短刀时,露出的可爱表情。”


他在你忍无可忍之前退开,金瞳里不再有温柔专注,反是满满的,更为可怕的执迷贪恋。


“嫉妒,又不敢提出,伤心,也不能诉说…,同我一样,终于感受到这种心情的您,怎么可能放我好好的继续生活?”


他不顾你难堪的表情,为你掖发的动作熟练亲昵的好似恋人。


“是和鹤先生的恶作剧?可能连他主您也捉弄到了吧。”


烛台切光忠将你抱了起来,捆在你腰上的手臂结实发达,吻过来的气息出乎意料的霸道强横。


“呼…这种时候,哪怕主撒娇,也不会停下来哦…”


你在漫长的吻中丢盔卸甲,抱着他的脖子老老实实的承认了自己的罪行,他很满意,又摁着刚缓过呼吸的你轻啄吻弄。


坦白从宽后还是被狠狠惩罚了一顿,你后知后觉的回忆起在自己刚刚说到要离开本丸的一瞬间,黑发付丧神陡然阴冷到刺痛灵魂的眼神。






|码完突然下了大雨,怕不是作孽作多了[没]

评论(9)

热度(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