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_scum

啊?

[烛烛]烛台切也会养猫吗?




事出突然,谁都没想到。


烛台切光忠,第一部队成员,满级打击魔王,在普通的一天顶着满脸不普通的抓痕回到本丸。


比起他这个造型更令刃震惊的是——被兜在西装外套内,只能从对襟处露出一个小脑袋的黑猫。


【哐啷——】


一片寂静中,鹤丸国永失手掉了藏在身后用来挖坑整人的铁锹。


狼狈的烛台切光忠带回了让他不帅气的凶手,难道表面良心的本丸终将爆发出虐猫事件!


这则消息轰炸性的在本丸传开,不知情的吃钢刀剑纷纷在庭院汇合,那里,一只形体优雅,右眼戴着光忠同款眼罩的金瞳黑猫正端坐在石桌上。


被审神者以诡异的眼光注视着完成手入的烛台切姗姗来迟,他一身内番服,身高也算在一群大太们因机动问题还没凑齐的刀剑队伍里鹤立鸡群,身姿挺拔,金瞳熠熠,和那边眉清目秀的小动物可以说是画风自成一体。


【砰——】


熟悉的寂静中,刚刚赶到的明石国行不顾被监护人的劝阻,认为自己一定出现了幻觉,随意向后倒下,安详入睡。


『它是你在外面的私生猫吗?』大和守.开始不安定指了指猫,笑容亲切。


『原来是私生猫!有孩子的话,那光忠先生是人妻吗?』 新来的短刀眼睛发亮。


『性别都错了吧喂!!!!那么渴望人妻吗话说这个爱好也太变态了你这个wuli短刀!!!!』本丸御用吐槽役兼初始刀加州清光又一次失去理智。


『哈哈哈哈,甚好甚好。』


当事人光忠不为队友的愚蠢所动,他径自走向石桌,捞起那只猫塞回衣襟里,半拉开拉链的运动衣让那个毛茸茸的小脑袋正好卡在他胸膛前。


『啊……总感觉很挤——』


『兼桑你说的太大声啦!!!!』崛川国广紧跟着失去理智。


帅气逼人的黑发太刀用手护住猫咪,胶质手套隔绝了细软皮毛戳弄肌肤的感官,却依旧能让他感受到倚靠在上面的温热躯体。


小小的,软软的,哪怕锐利的金眸也无法让人提起警戒心的外形,这样娇弱的生物,却在刚刚,绕开了满级刀剑的特上刀装,干净利落的挠掉了他三滴血。


怕不是枪爹换了新皮肤?


烛台切揉揉猫的耳尖,迅速否决掉这个可能。


看这眼罩,看这金眸,看这傲人的身姿,敌刀怎么可能有如此绝妙的审美!


烛台切在心中默默赞美,那猫也异常乖巧的呆在原处,既没去抓付丧神稍长,绕到了脖前的堆鸦发丝,也没试图为难他的身材,抗议要换个更舒适的地方呆。


这只初见冷漠凶悍的猫,虽有猫的高贵气质,却像已被相似造型的付丧神驯化,甚至贪恋他的气味一般缩回脑袋,在他精悍腰腹处打了个滚,几根猫毛扎透外套里单薄T恤,痒痒的,更像是骚挠在心上。


适应人身多年的付丧神却第一次经历这种感觉,他难得起了坏心思,抬手把猫右眼上那条眼罩挑开,这对藏着锋芒的眼睛和人身也是一模一样,烛台切却觉得对方的兽瞳要更帅气些。


『喵!』


黑猫恼怒的叫了一声,尖锐的兽牙毕露,前爪挥向烛台切还挂着眼罩的手指,太刀躲闪不及,又怕动作太大把猫晃掉,只能等待着这一双手套报废。


没料那猫色厉内荏,拍在他手上的前掌未伸出利爪,软趴趴的肉垫还带着被他本人捂热的温度,轻松透过手套传来。


烛台切压抑下心头的痒意,手指反扣住肉垫,不轻不重的揉捏,另一只手也不忘顺毛,以求脾气不好的黑猫能多施舍些时间。


他带着自己没有发觉的诡异笑容去面见审神者,交代了一下这只半路捡来的猫的强大破坏力,和自身与它奇怪的互相吸引,得到了养猫许可后,又带着更愉悦的表情回到寝室。


同寝的大俱利伽罗表示并不想和你一起吸猫,然后完美融入黑夜的看着某刀剑男子似乎失去理智的动作。


撸猫,之后就将温暖的小动物捧在手里,摘下手套略显苍白的手掌合在一起,将那只猫放在了枕头旁边。


黑发付丧神神色自如的在它身旁躺下,同样也摘去眼罩的两对眼睛互相紧盯,大俱利伽罗觉得今日的本丸亮度有些刺眼。


循序渐进,逐渐习惯。


每日出阵的第一部队失去了英雄归来的铁血画风,取而代之的,是被命名为烛台切光喵的黑猫,肆无忌惮,理所当然,威风凛凛的趴窝在烛台切头顶的CG画面。


那振命运多舛,几经波折的太刀,找到了自己的伴生眷属,从此大阪城至厚樫山,都不再有疲倦。







|最后强行鸡汤一波[没]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