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_scum

啊?

[烛审]歪歪?



——咔嗒


『哇!!!本丸第一把烛台切!!!鹤丸来击掌!!』


黑发的付丧神似乎被活跃的气氛感染,本刻意板起的表情松懈,眉眸微弯,露出了一个笑容。


“能让主如此开心,实在是荣幸。”他说。


“我,烛台切光忠。是伊达政宗公所使用的刀。对政宗公并没有恶意,我名字的由来啊,是砍人的时候一同砍断了旁边的烛台呢……”


烛台切停顿了一下,神色多少流露出些怀念。


“再怎么说也是烛台,砍的是听上去更强更酷的东西就好了。”


『没没没!!!超帅超帅!!!』


烛台切失笑出声,摇摇头,将多余的怀念情绪收起,一晃神的时间,他又变回初登场时俊朗帅气模样。


“还是重新来一遍吧,主?”


“我叫烛台切光忠。能切断青铜的烛台哦。……嗯,果然还是帅不起来啊!”


——咔嗒


『想吃炸鸡呜呜呜……』


烛台切无奈的听着女孩浮夸的哭声,将手套不小心沾上的污秽擦净。


“走吧…只这一次,陪您去买。”


他妥协,冲身后早已空无一人的地方多嘱咐了一句“在本丸门口等我”


『烛台切!烛台切!烛台切!』


“您又怎么啦?”提着外卖袋子,却仍将内番服穿出偶像剧画风的太刀满脸宠溺,他微微弯腰,方便审神者在他耳边说话。


『嘿嘿嘿没什么!为咪总打call!』


“只把其中的音节拿出来称呼我的话,虽然不够帅气,但如果是主这样叫,还是不错的。”


他轻描淡写,虽然已直起腰走在前面看不清女孩的表情,也能想象到她害羞到极致会连手指都蜷起来的样子。


——咔嗒


『决定啦,给需要常常外出的刀剑配!手!机!』


闹哄哄的大厅,因为有活泼的短刀们在,哪怕平安京的几位老刀也抛弃了食不言的习惯。


烛台切仔细听完主公的话,眼角瞥见呼吸都紧张到暂停的几位主命,憋住笑,抬头想去看主位上那古灵精怪的女孩。


反正我不紧张,他想。


毕竟主公早就答应给他配一部和自己一样型号的手机。


——咔嗒


『怎么样!我的是银色,就给你买黑色啦!』


“多谢主公。”烛台切接过精致包装,嘴角的微笑能直接气炸本丸某个特定团体的成员。


“此手机之物,有什么作用呢?”一旁深蓝狩衣的太刀问。


『啊,其实在本丸里也没什么能用的功能,不去现世的话只有录音功能还挺好玩的!』


“如何这样说?”


『就像我把你们每个人的很多场景都录下来啦!还有刚才到现在都在录音!这样以后还可以拿出来怀怀旧,扒扒黑历史之类的!』


黑发的太刀攥紧手中的‘薄铁片’,他颜色明亮的眸中有光在晃动。


——咔嗒


『烛台切,睡觉是人类最重要的——!!』


没打算听她废话,烛台切一边享受着她刻意娇软的嗓音,一边利索的掀开了被子。


“主公,一日之计在于晨。”


他冲床铺说,动作熟练的叠好被子,转头似乎看到主公依旧是那副睡衣撩到腰的不雅姿态,眉毛一抬,趴伏在女孩耳边,恶意声音,还向里吹了一口气。


“主,今天的早餐有牛奶呢……”


『啊啊啊啊啊长船大佬饶我一命!!!!』


——咔嗒


『烛台切,怎么样,本丸那边还好吗?』


“一切如旧,主。”烛台切从厨房探身看了看在午后阳光下睡成一团的懒刃们,回头却撞上歌仙担忧的眼神。


“怎么了?”他压住话筒,冲紫发付丧神挑眉。


“主公她——”


“不用担心。”烛台切神色不变,强行打断了对方的话。


他笑的风光月霁。


“一切都很好。”他说,


『那我就放心了,很快就会回去,先挂啦!』


——咔嗒


『烛!台!切!你怎么这么笨!!手机还可以再买啊!』


被教训的人苦笑,白皙的脸庞有大量细密划痕,出阵服破裂,露着同样有数道伤口的胸膛。


『它又不贵!坏掉我给你再买一个!实在急用我的也可以给你!你傻啊为了个消耗品拿命护??』


“主,它可不是消耗品。”付丧神正色,然而下一秒为了女孩不再担心,又笑容如常。


“可是有很珍贵的记忆在里面。”


——咔嗒


——嘟…嘟…嘟…


『你好,这里是长船大佬专用号码,请大佬在嘀声后留言!』


“主,你那边天气好吗?阴天就别吃冰。”


“主,现世那边几点了?”


“主。”


——咔嗒


『你好?这个女孩最近的联系人是你,你是她家属吗?』


『她现在在Z市医院。』


——咔嗒


3314号本丸,因审神者在现世意外死亡,暂时封锁。


观察期后,根据反馈,判断无法再利用。


请求总部回收。


回收失败,3314号本丸已断开联系,封锁结界未被破坏,在外部继续监视。


——


失去灵力支持的刀剑一个接一个的陷入沉睡,回归刀身,最终溃散成灵力汇入空气。


近侍烛台切因为不明原因依旧清醒。


他每日起床,整理好后登上二楼,将失去审神者的房间重新收拾一遍。


他准备好食材,一个人准备饭菜多少有些艰难,还好时间充足。


他照顾菜地,洗马后又去空旷的手合场练习刀法,直到夜幕即临,才停下来去洗澡。


收拾妥当,尽快准备晚餐。


天色完全暗下来,再回二楼安静跪在卧房门口。


在就寝时间对屋内说一声晚安,然后下楼,回到房间。


他随身携带两部手机,每时每刻都在播放录音,时常对它自言自语。


此后数年,一直如此。


——


报告。


3314号本丸已无灵力波动。


评论(18)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