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_scum

啊?

[烛审]与你相遇的第一百天


SUMMARY:烛台切光忠视角,感情表现为双箭头。


NOTES:ooc可能有,其他主要配角为山姥切国广。


满足自己的少女心GO↓↓↓↓↓↓↓↓


烛台切光忠被唤醒的时候,审神者正在义正言辞的向身边的初始刀抱怨胡萝卜的惊天难吃,可能是真的对此怨念深重,言辞竟颇有些语重心长。


“被被啊,胡萝卜简直就是世界上最难吃的东西,口感大失望以外味道简直就是异端,咱们本丸以后进货绝对不买这种食材,畑当番也不要种!”


新的主上是这样一位活泼,灵巧的女孩子啊。


烛台切抑制住不知从何而起的笑意,恭敬却疏离的做起自我介绍。


“哇……”


审神者因此停下刚才的长篇大论,有些晃神的盯着在一片光芒中现身的太刀,西装倒是现代感十足,眼罩,黑手套,金瞳——呜哇!审神者在心里哀叫一声,完全是时下最流行的设定嘛,而且更完完全全是自己喜欢的类型。


烛台切有些疑惑的看着刚才还生龙活虎的小姑娘扯着初始刀的被单变得瑟缩,那副恨不得把自己藏起来的样子和被她扯住的山姥切国广简直一模一样。


要照顾小动物了。


烛台切眯起眼睛,刀剑的心脏好像跳动的更加有力。


现代的女孩子害羞的时间似乎太过短促,等到烛台切换了身内番服出来,领着他参观本丸的审神者已经恢复了没心没肺的样子,正对着他倒退着走,眼角眉梢都是青春活力。


烛台切也笑意盈盈的看着她自来熟的各种闹腾,自觉无论新的主公是什么神情,好像都可爱的让他心跳过载。


“烛台切,烛台切,听说你是刀剑里厨艺技能点满的人设!”


临近午饭时间,审神者也刚好逛了一圈回到厨房,她瞬间兴奋起来,一双黑眸几乎要泛出光来,烛台切仗着身高优势俯视她,越过帷帘一般的眼睫,那对混黑的玻璃珠像是遍布繁星的夜空,也像是银河。


他顺从的随着审神者的力量走进厨房,山姥切已经在砧板前忙碌,再一扫处理台,蔬菜食材倒是齐全,但没有胡萝卜。


烛台切笑的眼睛弯起,然后被审神者不轻不重的捅了一下腰,矮了他一个头的小姑娘摆出“超凶”的表情,明显是意识到了付丧神为何发笑。


见她主动亲近,烛台切也不再矜持,手按上审神者的脑袋揉了揉,细软的发丝在指缝轻松滑落,她倒不排斥一般主动蹭了蹭太刀的手。


“我,其实挺喜欢别人摸我头发的……”审神者满脸通红,小心翼翼的说,“很舒服,心情也会变好!”


“放心吧主公,梳理头发的事情就交给我吧。”烛台切试探性的伸手拍拍审神者的肩,却看到红晕再一次飞速爬上对方的脸颊。


非常奇妙。初为人身的付丧神在心里惊叹,虽还想多看几眼,但为了避免主公恼羞成怒,他不动声色的收回视线,和山姥切一左一右的为本丸准备晚餐。


期间那个越发像某种小动物的新主在他们身边绕来绕去,偶尔能瞥见她晶晶亮亮的眼睛和因跑动摇晃的马尾,发尖在空气中打了一个旋,烛台切用力握紧汤勺,有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突然手痒。


此后数周,刀剑陆陆续续进驻,可能因为主公的孩子气,比起其他家的刀剑们,此间的付丧神更加活泼闹腾,让少数几个沉稳派人士头疼不已。


烛台切一直认为自己还好,大部分都负责拉回放飞自我的主公就行,最多去做个饭,然而在别的付丧神眼里,一直同鹤丸国永配合着搞恶作剧的审神者才是最大的问题户。


『主公很乖。』烛台切说着没人相信的话。


不让赖床就不赖,不让挑食就不挑,多乖啊?太刀有些困惑,端着今日的甜点到达二楼楼梯处时,正巧撞上了鬼鬼祟祟的审神者。


她手里拿着深棕的鹿皮箱,小心翼翼的捧着,好像生怕被人看见——连上楼梯都倒退着走。


“好好走路,主公…?”


烛台切怔愣的看着审神者爆发出以她的运动量绝对无法具有的敏捷,三步并两步冲上了房间。


好像又脸红了?


虽然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但付丧神梳理好发型,一派沉稳地拾阶上了二楼。


据观察来说,审神者害羞的次数会在他穿出阵服时达到阀值,又在看见他穿内番服戴手套时再攀高峰。


 可今天他为了做团子把手套摘了啊?


思索中抬头,发现二楼的卧室拉门敞开,刚才看见的鹿皮箱子放在门边,侧边的商标看着有些眼熟。


烛台切在一旁跪下,还未放下手中托盘,就见审神者从里间窜了出来。


“主公?”


似乎勉强冷静下来,她把箱子向烛台切手边一推,结果抬头又撞进他的一只金眸,红晕像是某类穷追不舍的敌刀一样,再一次攀上她颊边。


“上…上次去现世你不是说想试试更现代一些的西装制式!”


审神者的语气凶巴巴的,可惜配上那张红透到耳尖的脸,端的是烛台切最熟悉的可爱姿态。


“发工资后给你的礼物!还是上次那家西装店!你的尺寸在那边有记录!”


她破罐子破摔,神情里还有些气氛被自己搞砸的懊悔——然而烛台切并不在意,毕竟谁都不会比他更了解主公了。


听他的话是因为喜欢,见面就脸红是因为喜欢,因为他随意一句话就记得买西装这件事是因为这种喜欢和他埋在心里的感情一样,是想要的更多,想要付出的也更多的那种。


他们相对而跪坐,烛台切并没有说话,终于不擅长打破沉默的审神者一把拉上和门,沮丧的想自己送礼物的理由实在逊毙了。


门外传来衣料摩挲声,紧接着烛台切带着笑意的低沉声音跟着响起。


“幸好您没能说出来,否则被抢先的我就太不帅气了。”


拉门被打开,付丧神将她按进怀里。


“相遇的第一百天,请多指教——帅气的说法是这样,主公。”


这一回他们两个同时笑起来,怀中少女手里还紧握着被塞进去的刀纹银链。


二楼阳光不盛,它却仿若生辉。

评论(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