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_scum

啊?

[烛审]合法吸猫(非全员,乙女向)




突然变成猫的时候,烛台切正好经过楼梯。这唯一通向审神者的道路从未对任何刀剑开放,蜗居二楼的少女那双明亮漂亮的猫眼,众位刀剑只能在初被锻出时得以瞥见。


比起其他本丸审神者和付丧神们打成一片或一起岁月静好的情况来说,此间的主公似乎连暗黑本丸的机会都不打算留下。


全刀帐达成后,就更加深居简出,三餐也不知道是怎么解决的。这件事让烛台切这位温柔细心的太刀无比担忧,所以每日都要在这楼梯间晃悠一圈,哪怕心知盼不到那个娇小的身影。


兼具母爱与帅气的付丧神此刻无限懵逼,不仅仅是因为变成黑猫后差点被本体砸到,更是因为他为了闪避造成的后果,化猫后的机动值似乎直逼长谷部,不熟悉的灵活性导致他一头撞上了阶梯。


没有被结界阻挡,他就是这样轻描淡写甚至非常滑稽的,成为了第一个踏上这对于所有刀剑来说远在天边的木质楼梯。


烛台切蹲在原地试图冷静下来,刀剑之心在这副肉身中疯狂跳动。


他逼迫自己先理清楚现在的情况,然后迅速回忆起,二楼结界只是针对于刀剑而言,粟田口家的五只小老虎和一条声音尖锐的狐狸,确实每日都会承载着短刀们对主公的喜爱尊敬,趾高气昂的窜上二楼。


所以结界并没有失效,而是有人为我加持了外挂吗?烛台切失去冷静的这样想。


他此时脑内堪比飓风过境,好像猫的脑袋不足以承载人身时的庞大记忆,一片混乱嘈杂后,只剩下审神者的身影站在脑海中央。


还有受伤时才能感受到的那股生机盎然的灵力,还有初见主公时那双黑亮的眼睛,还有陪短刀去后山玩耍,有时候能凭借地理优势,得以窥见的,少女慵懒趴在窗棱发呆的样子。


烛台切光忠,是一把过于细心仔细的太刀。而这一特性,带给他的是比起其他付丧神单纯的憧憬仰慕,对自己的主公,或者说对那个明明活泼又可爱的少女,大不敬的贪恋着迷。


黑猫模样的太刀小心翼翼将猫爪搭在更上一级的台阶,却怎么也没法利用上此时的高机动去见见朝思暮想的少女。


虽是意外变成猫身,但卑劣的利用此点去接近女孩,未免不太帅气。他又开始踌躇不决,一点也看不出在战场上那副打击魔王的样子。


不过烛台切很快就被迫放弃了思考,感受到结界波动却迟迟没等来小动物们的审神者已经下到了黑猫身边。


烛台切浑身僵硬,喉咙间不自控的发出低鸣,身后的尾巴晃来晃去,他一双漂亮的金瞳几乎黏在突然出现的少女身上,一眨不眨。


少女小心翼翼的向他摊开手掌,白嫩的掌心晃得人眼疼,再加上那位比起高大英俊的付丧神,更适合长出猫耳与尾巴的主公,露出了意外单蠢的讨好笑脸,发出的单音节又恰好让那副笑容扩大,变成了更为皎洁灵动的样子。


“喵?”


烛台切心脏一颤,一种前所未有的瘙痒自灵魂深处传来,无论是只在梦中出现过的笑脸,还是这一声意料之外的拟猫叫,都直直的捶打在他整个身心上。


这都是什么操作,为什么猫会被人类萌到!似乎已经放弃人类思维的付丧神绝望的想,却口嫌体正直的向少女蹭去。


先是将脑袋蹭上对方摊开的手掌,少女经验丰富的上了另一只手,轻轻挠动黑猫的下巴。这种意外舒爽的感觉进一步击碎太刀的矜持,他将小小的耳朵向后压,眯起金瞳,诚实的露出被顺毛该有的嘴脸。


少女似乎轻笑了起来,两手卡在猫的腋下将它拎起,还没等烛台切因为不适做出任何反应,她就先一步的将整只猫抱在怀里,贴紧胸口,甚至还低下脑袋讨好的去蹭。


要命。烛台切被审神者的气息笼罩,爪子松松搭在她的胸口,闻着少女发间隐约的清甜气味,百感交集。


概括出来大概也就一句话吧。


[我不做付丧神了。]


吸猫的审神者调整了一下怀中珍宝的姿势,确保猫主子不会有任何不适,就抱着它回到二楼。


勉强找回自己的理智与身为刀剑的自尊的烛台切也重新打起精神,仔细观察着审神者的真正住所。


走廊被放上了灯,走进卧室,幸亏还是身为女孩子,并没有奇怪的味道,只是垃圾桶中那数个来自不同国家的泡面差点又夺去了本丸大厨的理智。


相比主公每天都在吃垃圾食品的冲击,房间各处散落的杂志书籍已经不能让烛台切露出更多的表情。


最终少女把他放在了床上,明显不符本丸古朴画风的现代用品让他新奇的用爪子按了按身下的柔软床铺,同时在床前的地板上盘坐下的审神者笑意盈盈,扒着床边睁大眼睛看着自己的样子实在又是一记暴击。


黑猫眨眨眼睛,强迫自己优雅帅气的在原地坐好,变形后也没丢失的长腿实在优势,身旁的少女眼神古怪了一瞬嘴里嘟嘟囔囔说了一句话,下一刻又没心没肺的凑上来,很信任付丧神的防御值生存值一样“喵喵”叫个不停。


“真是单身太久,看个猫都觉得眉清目秀…不过总感觉这猫好眼熟啊……”


听见这句话,烛台切有些想笑,又心下柔软。


明明才是个堪堪成年的少女,单身太久也不知道是从何说起,偏偏那表情可爱的让人心痒,烛台切甩甩尾巴,已经开始自傲于“帅气如风,常伴吾身”的现状。


他很给面子的冲少女喵叫了几下,声音不高不低,颇有“猫中总裁”的模范。


两个退化到一岁的生物互相喵了半天,少女才心满意足的咳了咳嗓子,又把黑猫捞到怀里掏出手机疯狂拍照。


天生镜头感十足的烛台切不着痕迹的摆好姿势,确保自己在相片中是一副“天上天下,牛郎之猫”的模样。


他抛弃脸面埋首于审神者胸口,享受着脊背上少女抚过的力度。


就在他又一次冒出抛弃人身的想法时,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姑娘凑到他脸前,细碎的轻吻落在皮毛间,带着珍爱之意。


“我是张卿哦,是真名,老是被狐之助告诫不能说出去,让青春期的我升起了不小的逆反心理!”


“呐,我偷偷把真名告诉你,帮我保密哦!”


她未知这黑猫壳下是一把危险锋利的刀剑,是一位居心叵测的付丧神,是一个对她倾心的男人,却如此真诚的对一只本无灵性的动物交付名字。


听我说,主公。


我啊,是烛台切光忠,是一振锋利到足以斩断青铜烛台的刀。虽然名字不够帅气,也在拥有人身之后终于可以从外貌方面补救。


我不是一只缄默黑猫。


此刻之前的想法全部被打碎,金瞳的付丧神以深沉的目光看着他的主公,看她似乎比莺燕更自由无畏,却无知的撞上了猎人的鸟笼。


闯了大祸的少女浑然不知危险,她又亲了亲这只可能是某位刀剑男士豢养的帅气黑猫,就将他带出了卧室,下了楼。


烛台切温顺的躺在她的臂弯,尾巴缠绕在审神者的手腕上。


他被在最后一级阶梯上放下,少女弯腰戳了戳他额头,笑容有些不舍。


“快去找你的主人吧!”


黑猫身形未动,毕竟他此身折断前唯一的主公就在他眼前。


“诶你也舍不得我?没事啦,我放暑假了,等过几天我就可以下楼去找你玩!”


晴天霹雳,黑猫被这一句话吓得窜上了扶手,嘴巴微张,不知自己美梦成真的时候该笑该哭。


不是依靠猫身才能拥有的黄粱一刻,他似乎终于等来了转机。


直到少女离开,烛台切依旧是那副愣在原地的模样,他抬起爪子舔了舔,有些无措于猫如何表达愉悦兴奋的感情。


付丧神昂首挺胸的踏出结界,毛茸茸的猫爪在越过那一层透明隔膜时,瞬间变回被黑手套紧裹的修长手指,烛台切适应良好的捞起本体重挎回腰间,他没有离开,就伫立原地久久凝视着那层再次尽职将他阻挡的结界。


[你有什么用呢。]烛台切对那结界说。


[我已经知道主公真名了。]太刀用手指蹭着自己曾被亲吻的脸颊,在本丸因为厨师[?]失踪而炸成一团前,带着鹤丸语“超令人不爽”的笑容特意绕着远路,才回到厨房。







|求评论wwww,上次那一发一百喜欢零回复惨案已经实在击穿灵魂_(:з」∠)_


|一发完,但可能这个婶婶的人设还会被拎出来写∠( ᐛ 」∠)_


|烛沼民生活艰苦唉

评论(12)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