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_scum

啊?

如果你突然对刀男交代后事[?][壹]



SUMMARY:主公依次喊来刀剑男士交代她离开后的事情

NOTES:玻璃渣而已,最后还是甜。

主题格式借用大大梧桐夜子![已授权]

『』内是审神者内心。

乙女向注意,ooc属于我_(:з」∠)_

目前出场:三日月,小狐丸,一期一振,药研,大俱利伽罗。



#三日月宗近


“哦呀呀,小姑娘叫老人家我来有什么事吗?”蓝衣的付丧神还未来得及褪去出阵服,藏着两轮新月的眼睛漂亮的像神赐珍宝。


——“……三日月殿下,很抱歉如此匆忙的将您唤来。”


“哦?”三日月宗近歪了歪头,右侧金色的发穗轻轻晃动。“主上平时可不会这样叫我‘殿下’呢,今日这么疏远,是老人家哪里做得不好?”


——“不……三日月殿下,只是想告诉您一些事,往后,所有的小判都会交给博多管理,如果您想增购茶叶的话,只要去找他就可以。”


三日月宗近没有说话,他抬起宽大衣袖遮掩住嘴,明明眉间依旧蕴着清晰可辨的温柔,却无端让气氛变得阴沉诡异。


——“虽然很怕冷,但高领衫的话并不适合夏季穿,到时候请记得换一身轻便些的内番衣物。”


——“户外品茶的时候,即使日光再温暖也不要去直视,要好好爱护这双眼睛!”


“哦呀呀,这可让我笑不出来了,主上。”说着这样的话,放下袖子的男人脸上笑容格外灿烂。“主上是什么意思呢?”


——“我……”


“无论主上决定了什么,一定不会是让人满意的。”三日月宗近依旧端着优雅的仪态站起身,临走到门前,他转过头,那张天下最美的脸上毫无表情。“所以请主上重新考虑一下为好。”


他彬彬有礼,丝毫不愧平安京最美之姿。


『审:瑟瑟发抖.jpg』






#小狐丸


——“小狐丸?”


“小狐的皮毛又乱了呢,主上,可否为小狐梳理一下?”一双红眸波光潋滟,白发虽微乱,名为小狐丸的付丧神依旧保持着独特的仪态与气质,那可决非他自称的野狐,所能具有的。


——“当然可以……小狐丸,这次之后,就将这把梳子拿回去吧?”


小狐丸盘膝在你身前坐下,似乎将你除了允诺之外的话置若罔闻。


——“小狐丸的头发很柔顺,我也很乐意为你梳理,但……但果然还是应该习惯自己梳比较好?”


“为什么这么说?”他转过头来,眼睛隐在发下阴影看不真切,你只能看见他尖锐的犬牙露出来,似乎是在笑。


——“呃……没什么,只是如果帮忙梳理的人不在的话,担心小狐丸没人照顾呢!”


“并不认为主上会离开哦,因为没人照顾的话,小狐的心情可能会变坏。”红眸在遮掩下紧紧盯住你,是野兽捕食的可怕表情。“说过了哦,被野狐狸咬一口,可是会很疼的,主上。”


『审:臣服于邪恶势力.jpg』







#一期一振


“去年在雪中绽放的万叶樱,今年看起来只能等到春天了啊。”一期一振将和短刀一起倒在走廊上的你扶起来,又将藤四郎们都哄走,便又拉着你回到办公桌前。


——“……到时让内番的人不要将落花扫起来吧,虽然我无法目睹,但一定是非常风雅的一面?”


一期一振有些讶异的睁大眼睛,他拍了拍你因为静电乱七八糟翘起的头毛。“这真像歌仙桑会说的话呢,虽然主上的精神层面有所升华,但也不可以落下现实方面——又不打算出门这种事,您不是已经答应过我不再发生了吗?”


——“啊……并不,这个没办法直接和一期哥说啊……”


“您在烦恼什么呢?”几乎被所有少年形态的刀剑所憧憬的付丧神露出包容的笑,他看起来无奈又困惑,似乎并没有如其它刀剑一样对你说的话有什么过激反应。“您可以向我倾诉的,如果是无法解决的烦恼的话,就再去一趟大阪城吧!”


男人在你身旁跪坐下来,一边说着玩笑话,一边等着你如常一听到大阪城就抓狂的反应。


——“……如果可以,就让我陪一期哥再去一趟大阪城吧!毕竟不久后我就要离开——”


“主上?”一期一振轻飘飘的打断你的话,笑容是仪式化的标准。“您好像说了什么话,请问可以重复一下吗?”


未关的和门外刮来寒风,一期一振的黑色披肩微微扬起,他是有着温暖如明火般的瞳色,此刻因笑而眯起,倒更有十足的讥讽。


『审:藤四郎们救我.jpg』







#药研藤四郎


——“药研!”


“怎么,大将?又被老虎抓伤了吗?”医疗室的门被你“哗啦”拉开,药研藤四郎应声回头,手术台上还躺着脸色转绿的陆奥守吉行。


——“不不不,是上次答应给你的节日礼物的事!”


“哦?”药研藤四郎放下手中的药剂瓶,留给陆奥守吉行一个微笑后,就拉着你的手臂进到另一间空屋。“那个啊,大将因此而烦恼的话,就不需要了。”他抬起紫色的眼睛看着你,平光镜片多少中和了这把生于战场的短刀过于凌厉的眼神。


——“嗯,并不麻烦,我托现世的朋友帮你购进了一些小型医疗器械!”


——“还有绷带也带回来很多!”


“大将,虽然对刀剑们无用,您是不是忘记了对您来说消毒用品也很重要?”药研无奈的揉揉眉心,又抬起手摩挲着你侧脸上被小老虎挠出的细小抓痕。


“这里…已经一周都没有完全痊愈,这些伤疤啊,迟迟不从大将身上离去。”你蹲下来配合药研的动作,变成仰视的视角带来的压迫感更强,侧脸上有手套的触感,冰凉凉的,用力很轻。


“不管从那个方面,对我来说可都是十分碍眼啊。”少年模样的付丧神将不符外表的低沉音色压的更低,他牵动嘴角,露出了一个难得的微笑。


——“……”


“虽然很想和大将多交流一会,但陆奥守那边,还有些事情没有完成。”药研神色自如的将手移开,转而帮你理顺乱掉的刘海,他垂眸,好像天生确该如此——俯视着你,如现在这般半抱你在怀中。


“那么,除去这份我一定会珍惜使用的礼物,还有什么其他交待吗,大将?”


——“没…没,啊哈哈哈药研辛苦啦哈哈哈!”


『审:安静如鸡.jpg』






#大俱利伽罗


——“咖喱来一下这边!”


“别叫我那个名字!”黑皮肤的近侍狠狠的皱着眉,但还是乖巧的从廊前穿过,来到你面前。


“所以又有什么事,我们明明没有那么熟到我要给你帮忙吧!”


——“呜哇……超伤心的被咖喱这么说……”


“喂等等!”他瞬间变得手足无措,平时像猎豹一样锐利的金眸睁大,下意识抬起手又不知道该做什么。


——“噗—啊我没笑我没笑!!!!”


狠狠掐了你脸一把的大俱利伽罗又变回那副中二样子,他抱臂而立,从眼眉处流出几分倨傲。“所以呢,你到底有什么事。”


——“这是剩下的猫粮,就交给你了。”


“什么?”


——“上次说好的猫爬架不久就会送来,和猫玩耍之后要记得洗手,还有啊,如果是小奶猫的话,先不要给它洗澡喔!”


“你在说什么啊?”他似乎有些慌乱,却被自己强压下去,平日拒绝靠近你一厘米的付丧神现在几乎是要捏断你手臂。


“你在,说什么,啊。”他一字一顿,表情格外凶狠。


——“我大概……得离开了。”


“……”他从未舒展过的眉头皱的更紧,你几乎以为自己就要在这沉默中溺亡,却没想到是对方先松开了手,退离至疏远的距离。


——“咖喱……”


“关我什么事,我和你又不熟。”他冷冷抛出这一句话,却没有动弹。你发现他身侧的手紧握成拳,右手中握的刀柄几乎都要被捏断。


“喂…”大俱利伽罗反常的与你直接对视。“你自己离开回到现世,就别再尝试去亲吻猫的爪子。”他语气僵硬。


那双眼睛里却满满是不舍与悲伤,不浅不淡,却让你窒息。


『审:可爱,想——.jpg』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会有系列贰的,怎么甜回来……这不是鹤丸和老公烛台切还没出场嘛!]

评论(12)

热度(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