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_scum

啊?

【烛审】人体模特 [废车,微all审]

SUMMARY:审是画手,本来是请了隔壁的男审来当模特,没想到今日的近侍烛台切(微烛切黑,但没暗堕)根本没让对方进门,反而自己走进画室说拿他代替,最后审神者害羞到逃跑。

 

NOTES:没车,上车失败哈哈哈。以及可不可以稍微求一下评论?最近在想要不要开个烛台切五连发,兼小段子_(:з」∠)_有评论的话大概能知道在哪里改动!

 

“脱吧小哥,和以前一样,随便摆姿势。”

 

感觉到有人进来时,审神者还在整理画笔,她昨晚连夜赶好了色料,精神不算太好。

 

以前隔壁家的审神者就是模特,在本丸里的生活没什么时间接触画笔,这两天难得时间溯行军像是集体来了大姨妈,一个个不知道在哪个角落里安静如鸡的搞新闻。

 

审神者手痒不是一天两天了,正好隔壁小哥也想赚点外快,她就拿了自己的私钱来雇他当人体模特。

 

那种得脱到内裤,必要时内裤也得脱——不过可以拿布盖一盖。

 

所以她一直觉得自家本丸的刀再怎么撩也没用,她可是经历了大风大浪的女人。审神者叹了口气,抽出炭笔。

 

抬头刚准备让小哥这次多展露肌肉线条,她想练练人体,但映入眼帘的不是小哥那颇有几分资本的俊脸和肉体。

 

反而,是本丸最具有母爱的废婶制造组头牌——烛台切光忠。

 

俊朗无双的付丧神眯着那只露在外面的金眸,表情危险到让她心跳加速。

 

衣服他倒还是好好穿着,只不过没穿内番服,反是那套一直让她心驰神往的西装和战甲。

 

她哽噎了一会,才颤颤巍巍的扬起笑容与烛台切打招呼,“啊……我亲爱的朋友,是什么事劳烦你来看我?”

 

烛台切以冷漠对待审神者突如其来的翻译腔,内心的嫉妒像是时间溯行军身上燃烧的紫色火焰一样正在疯狂灼炙他禁锢于契约下的灵魂,甚至别在腰间的本体也在微微颤抖,像是饮血前的铮鸣。

 

烛台切并不是普通的付丧神,比起其他在主上灵力浸透中苏醒的,实际上亲身经验为一张白纸的刀剑们,他残留着对上一位审神者的记忆,他在战场上被敌方击碎,而本该护他一命的御守在出阵前被上一位审神者摘下送给了新来的稀有刀。

 

灵魂的载体在战场被丢弃,灵力耗尽后他连清醒都无法保持,取代人身,黑柄的太刀满身裂纹缺口的躺在焦黑的战场上。

 

也许并没有过多久,烛台切又从黑暗中被唤醒,陌生的灵力并没有去触碰契约的核心,反而是不怕浪费一样在他的伤处游走。

 

他当时勉强恢复了人体形态,眼部与耳部的功能逐渐苏醒,他看见唤醒他的新审神者有些心疼的看着他,小姑娘丝毫不在乎形象盘坐在他身旁,手轻轻搭在他的臂弯,丝丝缕缕的灵力闪着微光不断输送进他体内,温暖的让他几乎窒息。

 

他又听见小姑娘的刀剑在劝她赶紧离开战场,这把烛台切已经碎刀,您不能因为自己选择性脸黑锻不出他就要绑架别人的刀。

 

烛台切自己还没来得及多想,却先听到了小姑娘有些生气的叫唤,“什么啊根本不是这样,每一把烛台切都是珍宝!像这样狼狈的碎在战场一定不符合他的帅气美学!垃圾审神者竟然这么对待我的天使!等到我有了咪总我一定吃土也要给他买一个御守极!”

 

真是一点都不帅气。

 

“不不不不仅这样,还有小云雀!打不过就让咪总先跑!别看我,就咪总是亲生的,你们这些克扣我零花钱的刀剑都不是正经付丧神!”

 

这样嫉妒着还未出现的,属于眼前年轻审神者的另一把烛台切的自己,真是一点都不帅气。黑发付丧神勉强勾起嘴角自嘲的笑了笑,手臂上的灵力已经开始抽离,很明显审神者也明白战场不宜久留,他尽力的睁大眼睛,想在此生消逝前记住这位将自己的暗堕几句话就挽回的主上,却没想到身体被搬运到马背上,神思恍惚间一个辨别不出是谁的男声在耳边滑过。

 

“走了,兄弟,回家了!”

 

审神者微凉的手扶住烛台切的脑袋,在马上将他上半身揽进怀里。 

 

队伍走的不快不慢,等到视线悄悄变得重新清晰起来,对于上一任审神者的记忆,只剩下碎片化的印象。

 

他新的主公一边喊着“以后咪总就是全本丸食物链最高端的驻民,你们让那些总喜欢欺负新刀剑的付丧神们仔细掂量自己的头发!”一边无比温柔的又一次用灵力为他临时手入,她的声音比起遥远记忆中的那些女士更偏中性,像是冬夜里手边噼啪作响的篝火,也像歌仙兼定清洗后晒在阳光下的被子——干燥,温暖。

 

“咪总今天也无比帅气,别怕,朕领你回本丸看看朕为你打下的江山!”

 

人类是多么奇怪啊,喜新厌旧的速度比任何种族都快,贪心又狂妄,却总能,总是在如此年纪诞生出温柔强大的灵魂。

  

看到审神者的豪言壮语被红眸的刀剑敲回了肚子里,烛台切仰卧在主公怀中,想着如果从此好好爱护,隔离黑暗的话,这份温柔就应该能够留存的更久了吧。

  

而现如今他照顾了三年的小姑娘胆大包天约别的男人进卧房,甚至还会要求对方脱下衣服,虽然被他赶走的隔壁审神者战战兢兢的拼命澄清这只是绘画需要,但真正令他不开心的确是,为什么主公不来使用他。

  

作为刀剑烛台切自认性能极佳,这么多年和审神者互相娇惯宠溺并没有让他落后于本丸的任何一位付丧神,但他也同时拥有肉身,比起不明身份的男人,难道不应该选照顾她这么多年的自己吗?

  

“主上,如果是模特工作的话,交给我,也是可以帅气的完成的。”

  

审神者的画笔一抖,看着对面明显相较其他烛台切神色语气更加危险的付丧神,没有办法,只好保持微笑——谁让咪总是我的天使!被自己感动!

 

出落的越发秀丽的姑娘义正言辞的向烛台切发出邀请,下一秒却捂着鼻子迅速转身内心大呼救命,并回想起了为什么最开始没有拜托烛台切

 

 

因为敏感词不能发的废车

评论(11)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