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_scum

啊?

【AC】【众男性角色×你】日常相处

SUMMARY:众AC男性角色(主要刺客+海参)和你的日常片段。

NOTES:cp是每个人×你,没有车,但有上车前x。

ooc稍有,并没有霸道总裁风,而是教导主任风x

名字为中文,没有雪姨,完全为取悦自己而作,逻辑有错请指出。

各角色篇幅不同,出于私心:)
Go↓↓↓↓↓↓↓↓↓↓↓↓↓↓↓↓↓↓↓↓↓↓↓↓↓↓↓↓↓


#二太爷

现代科技和大导师依旧相处的不太好,你安静如鸡的坐在沙发,不去思考任由阿泰尔独自做饭的后果。

你打了个电话,让废品处理公司把浴缸带走,家里藏的男人易溶于水,留浴缸在家太恐怖。

你习惯晚上熬夜玩手机,为了不打扰客厅敏锐的刺客,在夏夜不顾一身热汗蒙着被子刷微博,还没写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的评论,身上一轻,大导师站在床边,单手把被子扔到床的另一侧,你注意到他依旧穿着刺客服,好歹是洗干净的,你安慰自己,然后目瞪狗呆的看着对方在自己身旁躺下,动作干净利落的让你恍惚,而在这时,阿泰尔也以不容拒绝的神色抽走你的手机,干燥有力的手掌此刻轻轻的拍着侧卧的你的右胳膊。

“我洗澡换衣服,同样,你乖乖睡觉。”

手机屏幕进入休眠前的光刚好让你窥见了大导师被照亮的棕色眼珠,像是藏着马西亚夫最晴朗夜空中的星星。

臣服于男色的你利索的戒掉了熬夜瘾。

和阿泰尔在一起简直会让你脱离尘世,刺客的大导师喜欢沉默,好像没有任何事情能打破他那种泰然自若的状态。

不过你找到了正确方法。

亲他。

#艾吉奥

意大利人的热情通常让你难以招架,于是相处中更多的是艾吉奥不怀好意的把你围困在他的怀里,男性气息将你裹紧,而你手足无措,只能自暴自弃的把自己羞红的脸藏进对方的衣服里。

酒吧一向不是打发夜晚的安全去处,你挨不住朋友的邀请来了这,现在面对一个满身酒气嘴巴不干净还想动手动脚的男人感到非常后悔。

不过还没等更多的情绪发酵,对方就连人带椅子飞到了酒吧的另一角,你抬头看到艾吉奥拿出熟悉的在游戏任务中无数次见过的替年轻女孩解决骚扰烦恼的表情,或许又有些不一样,比如更加严肃认真,比如现在好像无法自抑半搂住你的动作,比如搭在你肩头有些颤抖的手。

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位兄弟会的创始人又开始了他的解放大业,不过不用来杀人放火,刺杀目标,反倒纷纷加入警局,这些服务社会的人民公仆曾以令人发指的双标对待不小心牵扯进盗窃的你,咖啡水果小蛋糕,椅子太硬坐沙发!

#康纳

自从在家养了头康纳牌狼犬,你甚至觉得入室抢劫的小偷都令人真心疼惜。

落樱战斧一般被放在客厅驱凶辟邪,使用者康纳一般放在卧室床上充当抱枕。

康纳的胸肌非常可怕,每次埋进去你都有种窒息的错觉。

冬天的无聊下午,你会选择在康纳坐在沙发上时钻进他的怀里,缩起手脚彻底隐没自己,安心的仿佛回到了子宫x

后来你养成了不太好的爱好,和康纳玩举高高,北美战神的胳膊蓬勃有力,你被抛起,然后又落进他怀里,对方脑袋一侧的小辫子会落到你的脸上,你忍不住笑,所以他也忍不住去吻你。

#爱德华

你住在海边城市,认识了那个在沙滩酒馆天天搂着妹子寻欢作乐的海盗。

你觉得有趣,在现代的画风里看到他这种粗犷的汉子。

你日复一日的观察他,把游戏里的形象一点一点完善,比对。

然后有那么一天晚上,你提前放下度数最低的酒准备起身离开,男神观察完了,回家继续沉迷手机吧。你这么想。

你大衣一披走的潇洒,却没发觉一双蓝眼睛追寻着你的身影。

大概英国人的特性就是闷骚,哪怕是后来海盗进了家门,他也会在你察觉到什么转过头时匆匆移开视线,假装刚才盯着女朋友不放的怂货不是自己。

爱德华以无比迅速的速度告别了海盗职业,他依旧有花不完的钱,在他国国土上有一个大气豪华的庄园,但他不肯去住,只愿意和你呆在国内,说什么脱离假贵族,回归真本我。

爱德华曾抗议自己有多种用途,居家出游杀人越货,所以能不能不把他当作人形点歌机,船歌唱这么多遍很累好嘛???

#雅阁

雅阁的厨艺其实不算糟糕,吃完既不会原地一命呜呼,也用不着你去医院——那就其实有一些难吃——你保证过会为了他全部吃掉,这很平常,就像如果你的家人为你做了饭,即使难吃你也不会枉费这份心意。

雅阁爱玩爱闹,黑鸦帮的成员都比他们老大成熟,他们老大人生就三大乐事,喝酒,打架,气伊薇,而最后一项因为姐姐大人被拐去印度变成了骚扰你。

起床要道早安,刷牙之前也要蹭蹭嘴唇,吃早餐必须腻腻歪歪的和他吃一个盘子里的东西,没什么大事就非要寸步不离你,不让跟就跑去楼顶,还不潜行,正大光明的跑到你前面各种跑酷——他知道你爱这个——尤其爱跑酷时的他——晚上回家一定会来接,实在来不了黑鸦帮的所有空闲人手都得出动保护帮主夫人【?】,睡觉也不得安宁,除了他不准抱别的东西,而这个人还不喜欢撤下他那一身暗器机关,活的比唐门还唐门x

看在圣裹布的份上,谁都没想到恋爱中的雅阁这么黏糊,他那小小的大男子主义也变得无限可爱,伊薇为你能忍受全部的雅阁感到惊叹,被嫌弃而不自知的弟弟没戴帽子,黑发整整齐齐梳到脑后,他睁大绿眼睛看你,一派洋洋得意。

有一次小弟送来人气统计表,雅阁因为排名在伊薇后面而气的原地踏步,大衣的下摆呼来呼去,哗啦一声——是雅阁突然蹲到你面前。

“在你眼中呢?”

措辞犹如莎翁剧本的台词,语气像是打劫,你懒懒抬眼看他,英俊如旧,又想象了一下伊薇的样子,帅气如风,兼之性感。

知道不讲明原因雅阁会纠缠很久,你开口选了伊薇并告诉雅阁因为你们虽然都帅气,但伊薇还可以性感啊!

雅阁听了沉默,你有种不祥的预感。

下一秒身体腾空而起,力大无穷的刺客架起你的双腿,把你顶到墙上的同时,强势的挤进了你双腿之间,你战战兢兢,心中方乱,还有些小激动。

一向男性魅力满点的年轻刺客眼睛深邃,那汪绿色更加缱绻——意在将你溺毙其中,你无力的用手撑着他的胸膛——正扣住了大衣上的领巾——老牌的绅士风格——可惜在雅阁身上永远没体现出优雅,雅阁抬手抓住你的手腕,护着它并尽可能的凑近你的脸。

“Miss——”

他特意低喘了两声,声线里满满是压抑着的欲望和爱意,你浑身一抖差点泻力,却因为正好被雅阁撑在墙上的腿而继续背靠墙壁,始作俑者没再露出任何其实是弗莱家特色的气人表情,他嘴角牵扯出不明显的弧度,眼睛微眯,嘴巴在碰到你嘴唇之前就张开一丝,只足够窥见微微向前递送的舌头。

你被结结实实的吻住,雅阁一毫米给你喘气的缝隙都没留,他像是个贪婪海盗一样扫荡着你的口腔,每一次稍微分开,都坏心的拉扯出银丝,然后再低头把滴在你下巴上的唾液舔掉。

你无法呼吸,脑内眩晕,只能晕晕乎乎的想这一幕简直是干他娘的性感!

#海参

你瑟瑟发抖,战战兢兢,仿佛面对着比刚与老婆吵架的教导主任还恐怖的存在。

对面一身制服的男人却一派悠闲自在,坐在你的椅子上,翻过一篇一篇作业,神色让人分不出喜怒。

“亲爱的小姐——”

他特意拉长尾音,带着几分讥笑意味,更多的是无奈。

“是什么给了你勇气,让你的作业本在返校日前一天还干净的像是流浪汉的口袋?”

你泪眼朦胧的接下这句英式嘲讽,跪在床上可怜巴巴的扯住男人大衣的一角,蓝色大衣被你拽在手里,那力度慢慢是小心翼翼的依赖讨好,对方也是没办法,叹了口气凑过来吻了吻你眼睛。

“下次写不完,我就不带你旅游。”

他没什么威慑力的说,伸手摸摸你抑制不住的上扬嘴角,忍不住又亲了亲你的脸。

#亚诺

“不约”

你如此残忍的拒绝了亚诺的法棍面包。

“不去”

你更加残忍的拒绝了亚诺的外出邀请。

法国人有些委屈,兜帽一掀手脚利落的把你压在了沙发上,你表情冷漠,不为所动,甚至张嘴喷毒液。

“首先,如果你是有变成法棍来增高的阴谋,那我或许会同意再吃上一顿我几小时之前就吃过的同类食物,其次不管你换成什么颜色的刺客服,那花里胡哨的设计都让跟你出去的人沦为百老汇舞台工作人员。”你停了停,终究看着那张脸有所不忍,你抬手帮他把兜帽戴好,又拽了拽帽子上的羽毛。

“不过可以去漫展玩,这次我出男装,去去去,把你备用刺客服拿来!”

亚诺某些时候会显得很恐怖,他总能悄无声息的出现,从身后摸上你的脖子,因为姿势比起刺杀更多是想把你搂住,袖剑的金属外壳会紧贴你的肌肤,那时你会闻到对方身上淡淡腥味,仔细观察的话,也能发现收拢在机关里的剑刃上有血。

即使亚诺的语气再温柔,你都忍不住颤抖,倒不是害怕,而是想操[等等!]

有时候你负责清洗袖剑,那些机关非常精密,也更容易因为血垢而卡住,你一边感叹这种机关的精巧奇妙,一边想到游戏初代切手指的设定,不免庆幸的拉过亚诺白皙纤长,线条漂亮,骨节性感的手亲上一通。

一般这么作死的后果是被亚诺压在桌子上亲回来。

#戴斯蒙

你家的窗再也不从内锁死,好方便半夜翻窗的刺客不会流落街头。

戴斯蒙是在拯救世界后复活,不客气的在圣殿骑士的解剖室里大闹一通,把那里炸上了天,后来联系上肖恩,对方黑掉他自醒来的一系列动作,伪装成有别的刺客入侵,从而摆脱了圣殿的追捕。

他依旧是刺客,却不跟肖恩他们一路行动,戴斯蒙又变回刚从农场逃出来的酒保身份,每天朝九晚五,有时是在酒吧,更多是在出任务。

你挺喜欢去那家酒吧,知道有新酒保来还特意跟风去围观,身材极佳的新酒保只穿简单的白衬衫黑裤子,西装马甲被他扔在吧台内的椅子上,你看了看他的胸肌,觉得原因可能是太紧[。]

戴斯蒙调酒有一手,度数一贯高于平均值,然而每次你去点酒,给你的那份永远像是果汁。

虽然你其实不爱酒,但耐不住好奇向他询问,酒吧的灯效下仿佛他嘴角的那道疤都变得神秘起来,他开口,却是一句意大利语。

“娇花其实会被酒精灼伤,爱美的人欣赏花更娇嫩的面容,可我想保护这份美丽的主人,因此让它永存。”

在戴斯蒙又用英文翻译了一遍后,你捂着红透的脸迅速跑开,留下酒保摸着复活后纹身消失的位置,笑得缱绻。

后来有一次你把钥匙落在家中二楼,刚想打电话给朋友借宿,一个黑色的身影从二楼进入又窜出,再一眨眼,对方从不小的高度一跃而下,一边用金球一样的东西照明,一边递出手心里钥匙。

你没去接,反而伸手碰了碰对方的兜帽,那是一个请求,询问的动作,对方躲了一下,又有些僵硬的抓住你收回的手,引导你掀开了他的帽子。

戴斯蒙的棕色眼睛像是会发光,你拽了拽他短短的头发,笑了起来。“我不会告诉你别人,今天谢谢你!”

正准备走,戴斯蒙却拦住你,比你稍大几岁的男孩子有些手足无措,却还是说出了告白的话。

后来你去见了家长,后来刺客暂时搞倒了圣殿的公司,并理直气壮的把钱拿走,戴斯蒙也从酒保变成混吃等死的五险一金人士,他每天只为你调酒,各种颜色,各种口味,就是不肯提高度数。

他说是因为你喝醉而失去意识的话,他就损失了几小时和清醒的你相处的时间。

永远清醒,保持爱他。

 

#病毒艾利克斯

#送给一位小天使的彩蛋#

 

如果忘记了晚安吻和早安吻,你绝对会在五点钟左右被猩红触手卷起来扔下床。

 

虽然力道很轻,但你最好还是尽快恢复清醒爬起来吧唧吻一下还在床上脸比夜黑的艾利克斯。

 

早餐可以用触手去做,艾利克斯不允许你因为任何东西忽略他哪怕一秒钟,有时候也是一种甜蜜的负担。

 

饭后可以玩一下艾利克斯的触手,一般它落在你手里时都是软趴趴的样子,揉来揉去,当成红色橡皮泥捏成什么形状都可以,但如果有人想靠近你,病毒就暴露了本质,就像从史莱姆进化成了大魔王,造型拉风的镰刀式武器攀附在艾利克斯的右手上,红色中更多是有黑色物质像丝絮一样互相牵扯着,它忽明忽暗,好像要在对方再靠近一步时瞬间爆炸。

 

那个会把你轻柔的卷起来扔来扔去,还可以拿来揉捏的触手,只是它在面对你时的唯一形态,也是它的主人的意愿。

 

你们不吵架,主要是为了不造成毁灭城市的后果。

 

你们不用买游乐园的票,因为过山车跳楼机这类的极限项目,远远没有被艾利克斯抱住上蹿下跳来的刺激。

 

你很宠艾利克斯,因为知道了解想要避免他在遇到你之前的痛苦迷茫,艾利克斯更要宠你一些,被病毒入侵的身体常年冰冷,心却依旧是热的,它在这副早已死去的躯壳中坚持跳动,催促艾利克斯再去亲吻一下你,再去拥抱一下你,索要更多的亲近与依赖,把自己变成另一种病毒侵入你的世界。

 

他不怎么说话,常年一副“我超凶”的表情,脸庞倒是一年比一年英俊,让人怀疑这个病毒是不是有美颜功能,你每次领他出门,不仅要担心不长眼的炮灰惹事,还要担心耳聪目明的病毒会不会因为人们的窃窃私语而发怒。 

 

唉,又当爹又当妈的人到底是谁也说不清楚。

 

反正你们如此相伴很多年很多年,在你也要死去的那一瞬间,蛰伏的病毒一拥而上,你躺在艾利克斯的怀里,体温逐渐同步,心跳逐渐平稳,你重新睁开眼睛,看到的是艾利克斯第一个不带讽刺意味的笑容,很浅很快,很愉悦。

 

这下你们永远无法分开。

 

于是你们经常吵架,但下一秒就会和好,于是你们去买了游乐园的票,去玩一些相对温和浪漫的项目。

 

或许直到地球毁灭你们还在一起,手牵在一起的同时病毒也在互相交融。

 

本来就是他私心扣留下你,而你也私心不愿扔下他。


评论(62)

热度(285)